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资本的进化论



伍丁,《大航海时代4》主角之一


记得十多年前玩游戏《大航海时代4》时,选择主角印度洋的商人伍丁作为主角的话,有个印度洋最有钱的土财主,以共同对抗西方列强为由,索要主角的两座城市和十万枚金币。


游戏中,主角答应土财主的同时,提出一个条件,土财主要为租借城市支付租金,第一天1枚金币,第二天2枚金币,每天加倍。


这位不懂资本的土财主觉得,这种几个金币的租金不值一提,就爽快的答应了,可不想几十天后,这位印度洋首富,就因为支付不起主角指数级暴涨的租金而破产了。



而击败土财主,统一了印度洋的伍丁,则开启了他的全球制霸之旅。




几百年后的太平洋西岸,也发生了一个类似的故事。


90年代初,正是中国被美国制裁严厉之时,也正是大陆与台湾实力差距最大之季。日本的精英们希望扶持中国,以共同对抗西方列强,对贫穷落后的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可是,当时的中日两国精英们谁都没有想到,中国经济的发动机开启之后,竟然仅仅用了20年的时间,就反超了经济规模十倍于自己的日本,甚至再过了不到十年,一直以来闷声发大财的中国,就拥有了跟全球霸主美国在经济方面掰手腕的底气。


而这种底气,来自1992年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后,中国经济以每年两位数的增长,中国奇迹一路反超西方列强。



这背后的高速增长和一连串的反超,就是资本复式增长的威力。


而这,也是那位被一百多个教授一致通过当教授的长者,敢于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及“闷声发财”的底气所在。


庄子曰: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因此,我们也能理解,为什么最近几年会通过各种经济刺激手段,保持GDP7%左右的发展。



因为,     曾经数十倍于中国的美国GDP,如今仅仅是中国的1.6倍了......


这种资本的福利式的增长,也正是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威力所在。




说到资本,我们总会想到各种排行榜上面的“首富”资本家们。


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哥俩,凭借着既有财富(股票)的不断增值,常年垄断者全球首富排行榜的前两名。


如果我们做一个假设,从非洲或者南美未开化的野蛮部落寻找一个婴儿,放在首富们的家里当儿子养。


那么这个未开化的婴儿,一样可以藤校毕业,而且,仅凭借着“天天跟巴菲特吃饭”这一点,就足够在全球的资本市场纵横捭阖的了。


截图取自《西虹市首富》,主角凭借与巴菲特吃了一顿饭赚了几个亿


甚至,这些原本出生于野蛮部落的孩子,在首富家庭的土壤之下,很可能会选择跟钢铁侠马斯克那样,对现行世界枯燥了,尝试去征服宇宙。



可是反过来,如果把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孩子从小丢在未开化的野蛮部落,虽然他们的基因那么优秀,可别说征服宇宙的野心,恐怕连老虎狮子会成为他的“狼图腾”,谦逊的他们,在部落里会认同野兽比人类强大许多。


同样,即使拥有累积数千年的知识,可是把我们丢回原始社会,别说改变世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们,生存都是非常的困难。


这背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现代社会大生产之下的一个螺丝钉,缺了我们,世界照样转,而离开了社会组织和资本,我们寸步难行。


也许,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也许就是发现了“资本”以及资本的规律,而资本这个无形的手在背后,不断推动者人类社会的发展。





大概一万年前,人类的祖先驯化了大米、小米、大麦、小麦等作物,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的农业革命,从此之后,人类文明就像确立市场经济之后的中国那样,从原地踏步进入了第一次高速发展的时代。


而农业革命的伟大,在于这是人类第一次开始使用资本的力量。


我们的祖先,在农业革命之前,以捕猎和采摘食物为生。根据马尔萨斯定律,当生物数量高于资源水平时,生物数量就会减少,多余时就会增加。


因此,地球上的可捕猎和采摘的食物数量,制约了如蝗虫一般扫荡资源的人类的数量,而且使得我们的四处游荡的祖先,经常面对饥荒和不同的疾病,平均寿命只有十几岁。


可是,当一批人类的先行者们,选择在一个地方待下来,把口粮埋在了地里面,饿着肚子大半年等待收货,这意味着一直在“消费”的人类,开启了他们的第一次“投资”。


从此,资本与人类从此开启了紧密的合作,而资本的发展,也为之前一直原地踏步的人类,带来了文明。





在农业革命之前,人类依靠狩猎和采摘获取食物和能量。


这两种方式一方面意味着需要通过不停的劳动来获取食物,人类的有效时间基本都消耗在获取食物上面,而且食物也很难储存;另一方面,这两种方式也意味着人类需要不停的迁徙以寻找食物,无法在固定的场所积累资本。


但是,通过农业革命,人类由长期的迁徙改为了长期的定居,有恒产者有恒心,从此,农业的祖先们勒紧腰带饿着肚子,埋种子、灌溉和打造农业工具,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固定资产投资。


随着水利灌溉以及农业工具的使用,人类投资的农业产量开始大规模的增长,因此,祖先们跳出了传统的马尔萨斯定律限定的人口上限,大量的农业产出带动了人口的高速增长,因此,在黄河、尼罗河、恒河、两河的肥沃土地上,出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城镇化。


城镇化的出现,意味着资本进入了市场化的阶段,比较优势会使得社会分工的出现,某些有工具制造特长的人,迅速转为专职生产先进的农业用具,因此,标椎化生产下来的农用具取代了传统的手工业,带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工业化。


而农业用具工业化的发展,使得农业面积大幅增加,粮食的增长速度一度超越了人口的增长速度,因此也就出现了古代的消费升级。拥有余粮的人类,开始饲养和驯养极其消耗食物并且需要数代人持续投入的猪马牛羊,这也意味着资本带来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长期投资。


经过数代人努力的成功,以牛马为代表的驯化畜生,对于我们的祖先来说,不仅仅是消费品,同时更是资产,可以提供人类所无法企及的“畜能”。古代的牛马搁在现代,大概就是远古版的拖拉机、起重机和推土机。也就是资本推动下人类的第二次工业化。


左侧马标是法拉利,右侧牛标是兰博基尼


而第二次的工业化又大规模的促进了农业的效率,因此进一步从农业解放了大量的劳动力。而工业化的甜头,又会让这些从农业解放出来的富裕的人口发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因此教育和科研开始高速发展,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和中国都从农历的历法开始,针对农业进行天气、水文、地理的研究,开启了历史上第一次的科技大进步。


而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科学研究所落地的大型水利基建工程,都对农业有着巨大的促进和规避损失的作用。但是这些却不是几个人就能够完成的,因此,在资本的推动之下,像中国治水之后的大禹那样,各个文明为了推动高效的“商业化”,自发的形成了一个个如“公司”般的政权组织。


从此,人类社会在资本的推动之下,逐步从原地踏步的原始社会,步入到了积累发展的封建社会。


而随着封建社会人口、知识、资本的不断累积,全球各个文明都在从不同的角度,向资本主义萌芽迈进。


当不同的文明沿着不同的道路前进的时候,市场竞争之下,终会有一个文明通过累积突破了一个阈值,给全球带来了资本主义。同时,在资本主义的推动下,全球也逐步形成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


可以说,自人类迈入农业社会之后,我们反而可以看到一个资本主义的进化史。



有趣的是,不同于我们从古猿逐步进化成人,我们进入农业化之后,虽然社会发展速度极快,但是人类本身的进化却停滞了,真正不断进化的反而是依附于人类的资本。


甚至换句话说,近几千年来,人类社会的飞速发展,进化的不是人类,而是资本。


某种角度来看,也许人类不过是资本寻求发展的一个载体罢了。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29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资本的进化论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