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崔永元的背后,是“蝴蝶效应”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蝴蝶效应





今年最热门的事件,大概就是崔撕逼整个影视圈的事了。


这出好戏高潮迭起,小崔从怒喷《手机2》,到举报明星逃税漏税,再到华谊连跌、bingbing伏法,再到如今举报上海警察,历时近乎半年,波及明星、商界、股市、zheng界,社会上下无不关切。


然而几个月中,岱岱都没专门写过这件事,毕竟,岱岱不喜欢所谓的“蹭热点”,也对崔永元始终表示始客观态度。


当然,对在各方重压下还能坚持的小崔,这样的骨气,岱岱还是表示赞赏的。而对小崔是否是“正义的化身”,岱岱是表示存疑的。


在网民对小崔几乎一片叫好的情况,岱岱这句话也许“犯了忌讳”,但岱岱还是想客观理性的和大家分析下这件事。




首先,我们看下小崔撕逼至今,一共撕逼了那些人。


第一类人:冯小刚、刘震云、华谊兄弟


第二类人:范bingbing、扬子、黄圣依、黄毅清


第三类人:上海经侦dui的彭奋、彭奋儿子彭明达


小崔一开始,针对的是第一类人,即拍电影《手机2》影射讽刺他的冯小刚、刘震云和华谊兄弟。



是的,小崔一开始的理由不是他们偷税漏税,而是他们的电影讽刺了小崔。


所以一开始,吃瓜群众都以为小崔是报私仇,而不是为社会讨公道,直到小崔说有一抽屉合同能证明他们逃税漏税时,事件才从个人私仇升级为社会公愤。


然而,事件发酵后,波及的人越来越多。


首先是范bingbing。


虽然冯小刚和刘震云在前期一直当缩头乌龟,对小崔毫无回应,还声称《手机2》改成了《朋友圈》,但和冯小刚华谊关系密切的bingbing,倒是因为一条微博上成功吸引了崔的目光。

于是本来对冯无处下口的崔,把目光转到范bingbing身上了,先是微博指出范bingbing德不配位地领“国家精神奖”,最后直接爆料《大轰炸》里范bingbing的阴阳合同逃税漏税。



虽然前期冯、刘、华谊做了缩头乌龟,小崔的抨击一度不起风波,但范bingbing的明星光环和流量效应,成功的让社会舆论聚焦,并引发国家税务总局的重视,出逃美国的范bingbing归国即被抓伏法。


实话说,正是小崔的努力,才有了范bingbing的伏法和国家几亿税款的弥补,也正让吃瓜群众感到公平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范bingbing手贱的那条微博,崔永元会攻击范bingbing的逃税漏税吗?


答案其实很明显,这是崔在范bingbing道歉后的原话:



至于范bingbing是否涉嫌偷税漏税,崔永元说:得等税务部门调查完了才能做出最后结论,他说自己希望范bingbing平安无事。


崔永元:“好像被逼上梁山,一开始我只是想跟刘震云、冯小刚讨个清白。”


这里,小崔颇有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意思。


然而范bingbing阴阳合同的事,既然已经闹到国家关注,赶上了国家整顿税收工作的历史进程,那范bingbing的结局,就不是小崔能影响的了。


小崔声讨的第二类人中,除了范bingbing,还有扬子、黄圣依和黄毅清。


其中,最乌龙的是黄毅清,因为黄毅清一开始还是支持崔老师维护正义的。



然而黄毅清在崔永元爆出一张合同后,有了180度大转变。



原因很简单,崔永元发布的一份有关范伟的500万合同书中,其合作的制作方为上海合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而上海合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则为李薇。


这个被崔声讨的公司法人代表,就是黄毅清的妈妈。



或许是被逼急了,2018年6月24日凌晨,黄毅清突然通过网络平台,承认李薇是他妈妈:



因富二代黄毅清字里行间非常嚣张,对小崔疯狂叫嚣,所以,小崔的名单上,添了一个黄毅清。



黄毅清从支持小崔到撕逼小崔的转变,也是乌龙,我们看到眼里,不必理会,然而扬子、黄圣依和小崔到底有什过节呢?


还有第三批也是最近出现的彭奋彭明达又和小崔有什么瓜葛呢?


这些看似不搭嘎的人,还真有关系,而且是密切的关系。


不过不是和小崔的关系,而是和另一个人都密切的关系。


谁?


施建祥。


曾经上海滩的百亿大佬,金融业、电影业巨鳄,现在的红色通缉外逃犯



先看看施建祥和小崔的关系,两人好友无疑。


2016年1月12日,崔永元和施建祥的快鹿集团合伙注册设立“上海永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网易财经获得的一段视频资料中,崔永元的人也曾出现在2016年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一场活动中。



连外逃美国的施建祥也承认两人的关系,更承认合同是他给的:



没错,小崔那里的合同是我托人给他的,他是我们电影《大轰炸》的艺术顾问,拥有这些合同完全合法。


施建祥给小崔合同干嘛呢?这些合同都是冯小刚、扬子等人的黑料啊?他这个外逃美国的人难道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想维护中国正义?


答案就在施建祥和这些人的交集中。


先看施建祥和扬子。


扬子一开始和施建祥结缘,是因为一部电影《大清相国》。



施建祥主打的是“互联网+金融+电影”的资本整合产业链,杨子向施建祥推销《大清相国》,并对施建祥称这是老同志特别批示的重点电影项目,极具政治影响力。



施建祥被扬子打动了,投了2400万给扬子拍摄该剧。



扬子的《大清相国》这一项目,也由此成了施建祥百亿布局中的一环。


然而很可惜,但截止目前,该电影也没有任何进展,且快鹿集团也未曾得到关于电影《大清相国》的官方审批文件,也就是说,2400万,打水漂了。


当然,那时候施还未外逃,《大清相国》还未彻底凉凉,施建祥和扬子还处蜜月期。


最生动的诠释,就是施建祥把他最重要的《叶问3》的宣发大权,交给了扬子,而正是扬子主导的宣发工作,出了大问题,因假票房被国家审查,最终让施建祥败走麦城。



《叶问3》在上映之前,已经被快鹿集团打造成了一个金融产品,在理财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等融了一大笔钱。


施建祥投资过两部电影《大轰炸》和《叶问3》,都由杨子担任总裁的火传媒全权负责策划、宣传、推广。


结果因为推广《叶问3》用力太猛出了大事,2016年3月4日,电影总局发现《叶问3》票房注水严重,由此引发了连锁反应。


票房造假被揭穿后,快鹿资金无法兑付,施建祥在3月7日出逃美国。


扬子《大清相国》坑了施建祥两千多万不是什么事,毕竟施主席送女情人的礼物都是几个亿的别墅,但正是扬子主导的宣发工作彻底葬送了快鹿集团,葬送了施建祥的辉煌人生,这才是施建祥和扬子誓不两立的根本原因。


也许,这也是从未和小崔有过节的扬子,被小崔如此炮轰的背后原因吧。


施建祥跑路,最亏的当然是他,他不能靠P2P再日进千万了,但有人亏也有赚,这个赚的人,正是彭明达。


彭明达也和施建祥早有合作,91年的彭明达小小年纪,年纪轻轻就斥资1050万入股快鹿旗下合禾影视。


彭明达和他的老爸和施建祥是否因此有过什么交易,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快鹿案的受害者们的有苦无处诉:


这是快鹿受害者们总结的几处诡异:





按照快鹿受害者的说法,这是各种无语,“不予受理”、“姗姗介入”、“150亿流向不明”,明显有问题啊,怎么这么偏袒快鹿呢?


再想想小崔的话:


“上海jingzhen警cha当着我的面,喝两万一瓶的酒,,抽一千一条的烟,几十万现金用个书包提走。”


这样人竟然敢当着小崔的面,“完全真情流露”,就没有一点忌讳吗?


联想到彭明达和施建祥的合作,施建祥和小崔的关系,也许就好理解了。


而自快鹿集团、合禾影视融资欺诈败露后,彭奋的儿子彭明达,于第一时间逃离中国来到了新西兰。


对此,施建祥的话是这样的:


快鹿集团那么庞大的资产,你们说非法集资就非法集资啊?你们说冻结就冻结?如果不是因为挤兑,我的资金链会断?


别忘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快鹿集团如果不是在案件侦办和处理过程中,低价被多个相关方瓜分,我的产业也不至于被贱卖。别把事情做太绝了!


那个代表上海合禾影视公司和某文化传媒公司签字的彭明达,什么身份你们知道吗?(那个人的)儿子,快鹿案事发后,顺利逃往新西兰,还带去了两个多亿!


看来彭家人和施建祥的关系,又是和扬子一样,先是合作无间,后是撕破老脸。


由此,我们从事实出发,基本可以判断出,崔永元声讨的这三类人。


第一类人:冯小刚、刘震云、华谊兄弟


第二类人:范bingbing、扬子、黄圣依、黄毅清


第三类人:上海经侦队的彭奋、彭奋儿子彭明达


除冯小刚、刘震云和崔是大仇外,其他人和崔几乎没有私仇,唯独施建祥和这帮人是一个个有笔账要算。


但是,华谊的冯小刚和施建祥有仇吗?


从“挺崔”到“倒崔”的黄毅清,倒是曾“爆料”说,正是冯小刚对国家举报《叶问3》造假,才有了施建祥事业的轰然倒塌和外逃美国。



其实,黄毅清这个料爆的不严谨,会让很多人认为是冯小刚和华谊针对《叶问3》,针对施建祥,所以给“上书”国家,由此双方结下死仇。


2016年3月4日, 电影局介入调查《叶问3》票房造假


2016年3月7日, 叶问3出品方施建祥,跑路美国


实际上,《叶问3》的票房造假,和华谊完全没有利益冲突,毕竟,当时的电影行业,几乎都在造假,安乐公司的《捉妖记》票房有过注水造假,华谊的《狄仁杰》系列也有过造假,施建祥怼的很有理由:


中国电影市场哪个热门电影票房不造假?


更何况,《叶问3》的档期是3月初,完美和华谊的影片档期避开。



《叶问3》上映的3月,华谊无一片上映,《叶问3》的票房再造假注水,也影响不到华谊。


一方面是大家都造假,你不好指责别人坏了规矩,另一方面是华谊和施建祥在《叶问3》上完全没有利益冲突,为什么华谊和冯小刚要向国家《叶问3》造假呢?


据岱岱的渠道消息是,这一切,的确是有人向电影局领导提过了《叶问3》的问题,不过不是冯和华谊的书面举报,而是领导和冯小刚的一次谈话聊天。


时间回到2016年的1月份,那时,电影局开展了一次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工作。



全国电影市场集中治理活动自1月20日正式开展以来,各地各院线高度重视、出台举措,落实自查阶段的各项要求。


此次电影市场集中治理活动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1月20日至3月20日,主要内容为各院线、影院、电商、软件商认真对照各项规章制度,进行自查;

第二阶段为3月20日至4月20日,各省级广电部门深入地、市、县影院进行巡查;

第三阶段从4月开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及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组织力量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重点巡查,之后还将不定期抽查。

年初定调的工作,让电影局领导对票房问题很是上心,据称在3月初在一次电影局领导和冯的闲谈中,领导问冯最近电影市场的新闻,以“大嘴巴”著称的冯小刚,曾经在颁奖典礼上说赵本山“黑社会”的冯小刚,再一次的大嘴巴起来,以讲笑料的态度向领导说了一些《叶问3》票房的事。


想一想,《叶问3》电影上映时,8点的电影票就被显示一扫而空,而早上8点电影院都还没开门呢,这的确够笑料的,聊下好哄领导开心。


然而,说者大嘴巴,听者留心里,《叶问3》的造假和冯小刚的大嘴巴,都正赶上电影局整顿票房工作的节骨眼上,于是,《叶问3》和施建祥注定要爆炸升天了。


和冯聊完后,领导就下指示了。



如同蝴蝶效应般,一次不着边际的聊天,最终导致了电影局瞄准《叶问3》,《叶问3》票房被审查处理,社会舆论发酵深入,快鹿理财产品被闻风而来的民众挤兑,快鹿集团资金链断裂,施建祥嗅到危险外逃美国,扬子落井下石撇清施建祥关系,施建祥合作伙伴彭明达私吞快鹿资产,施建祥身处美国借用小崔之手找仇家挨个报仇,范bingbing卷入战火躺枪被抓……


于是,有了吃瓜群众2018年的年度大戏。


如果说,《叶问3》是赶上了电影局整顿票房造假的社会进程,范bingbing是赶上了国家整顿逃税漏税的历史进程,崔永元是赶上了民众呼唤正义渴求正义的时代进程,那么在这些大动作、大场面的最深的背后,也许,是一次聊天引发的“蝴蝶效应”。


一向怼天怼地大嘴巴的冯小刚,却在小崔事件中保持着难得少见的“龟怂”,我们也就能理解了。


也许,背后的他,不知扇了自己嘴巴多少下呢……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37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崔永元的背后,是“蝴蝶效应”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