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清华大学求是学会:市场经济下女性就业歧视原因简析

从近年兴起的女权思潮,到今年轰轰烈烈的反性骚扰浪潮,女性权益的保护一直是是社会生活的热点话题。就业歧视是女性权益保护中的传统话题,在报纸、微信公众号等媒体中也总会出现一些类似的新闻和议论,不过对于就业歧视,还需要在具体的国内外环境,从历史的角度具体分析。


就业市场女性地位的下降

为分析就业市场的女性地位,我们查找了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之后简称“六普”)以中国妇女网的分析、《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2016中国女性职场现状》和美国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2010年)。


从全球角度来说,我国女性地位处于比较高的位置,女性劳动参与率在全球属于领先地位,但即使如此但和男性还是有较大的差距。从“六普”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2010年我国16岁以上从业人员中,女性占44.7%,就业率为61.7%,其中16~59岁女性就业率为69.9%,较2000年下降7个百分点,多于男性的下降4个百分点。


对于女性行业构成,特别在负责人这一门类中,女性仅占25.1%。在我国女性职业构成中,国家机关、党群组织、企业、事业单位负责人占1.0%,专业技术人员占7.8%,可见女性职业层次总体偏低。


工资待遇上, 2010年我国城镇就业人口中女性平均工资是男性的65.8%,低于1990年的77.5%。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发现也是市场经济占总体经济比例越大的年代,参加工作的女性的工资就越难和男性相比。尽管很多人会说,许多职业方面女性似乎比男性更有优势,比如娱乐行业、模特行业和网络直播行业等新兴非传统行业,但这不一定是一个乐观现象,我们应该看到这些行业大多数是所谓的“青春饭”,其实在较大程度上就是在进行所谓的“女性魅力”的贩卖,就像我们看到妓女这个行业几乎就是女性垄断一样,这不仅不能反映出女性就业的乐观,反而是市场经济下妇女的悲哀。


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女性就业歧视

工资本质

在讨论男女性工资方面的差异之前,我们必须分析一下工资的本质工人出卖的不是劳动,而是劳动力;工资是劳动力的价值或价格。这个体现在几个方面,首先工资是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的;其次工资是按时发放的,与劳动产品是否卖出无关;另外,执行同一职能的不同工人的工资之间存在着差别。

同其他商品一样,劳动力的价值也是由生产从而再生产这种独特物品所必需的劳动时间决定的。因此,劳动力的价值,可以归结为维持人的生存的生活资料所必要的劳动时间,其包括维持身体必不可少的生活资料的量,成为工人的教育费用,以及工人子女的生活资料和教育费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虽然工人名义工资不断上涨,但物价、医疗、子女教育等多方面开支也在飞速增加,导致工人辛苦工作,却攒不到钱。


工资差异探源

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视角下,我们可以从劳动时间及劳动强度,教育因素,女性开支等因素分析女性在工资方面的劣势。事实上,随着我国教育的普及,男女性之间的教育费用其实也没有了过多的差距。劳动强度方面,虽然男性劳动强度高于女性,但女性在耐心细致方面一般强于男性,生理结构的不同仅仅只会带来分工上的差异。而子女养育和生活开支方面,男女对于生活必需品的需求也基本一致。我们会发现,工资构成的很多方面都不构成女性就业歧视的原因。

但是当我们考察女性为什么在职场上受到歧视的时候,大家的解释都会集中在这样一个点上:女性需要有孕期。我国法律对于女性权利有严格的规定,如在孕期享受不被解雇的权利、不得加班、享受带薪产假等。但吊诡的是,市场经济下女性权利似乎成为了女性受歧视的理由。女性权利可以维持女性生存的一部分,而“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此时用工资维持女性生活的数量会相应减少,表现出收入的差异及就业歧视。当然,取消权益保护反而会导致女性权益进一步下降。


历史回顾

建国初期&当下的女性形象


但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歧视并不是一直存在的。建国初期在“妇女能顶半边天”背景下,妇女大规模参加劳动,参政议政比例一度高达1/3;八九十年代,长三角区域轻工业发展迅速,轻工业更偏爱女性工人,出现家庭中女性的收入更高、更稳定的现象。可以看出,女性的社会地位是和女性的经济能力是直接相关的。长期以来,女性养育子女的劳动被视为家庭劳动,而不背社会承认为社会劳动。马克思主义认为,劳动产品只有被社会承认(交换)才能成为商品。妇女因为从事大量家庭劳动而导致从事社会劳动时间减少,从而工资降低,也大大降低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对比80年代前的国企,国家为让妇女广泛参与社会劳动,依托单位建立托儿所等机构,将家庭劳动社会化,这是妇女地位增加的重要原因。而现在子女养育很大程度回归家庭劳动,我们在社会中总能看见一些“成功女性”同时总是一些不成功的母亲,也出现了许多高学历女性对于婚姻和家庭的排斥。


女权运动与妇女解放

妇女地位的地下,必然引发妇女对于现存社会不公的反抗,最典型的是近几年越来越热的女权运动。女权运动起源于法国,开始于资产阶级女性。1789年,妇女和男人一起攻陷巴士底狱,是女性大规模运动的开始。同一时期,贵族和资产阶级女性开始举办沙龙,讨论社会和高等文化问题。1776年,美国女权运动的著名人物艾比盖尔·亚当斯和玛丽·奥提司·华伦等人联名上书大陆会议,以妇女参战为理由,要求给妇女以选举权,是女性争取政治权利的开始。


工业和教育的发展,使得女性的从业人数和质量有了显著提升,妇女开始争取参政权。1848年7月,由莫特夫人和斯坦顿夫人主持,召开了美国第一届妇女权利大会,通过了《美国妇女独立宣言》,将争取妇女选举权纳入奋斗目标。1881年,贝尔蒂娜·奥克莱创办了《女公民报》,这是第一家参政派报纸。1900年,在国际妇女权利大会的影响下,法国妇女采取多种形式的社会运动,支持妇女参政运动。同一时期,无产阶级女性也有相应的女权运动,1837年的英国宪章运动中,女工积极参加,要求改善女工待遇。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女工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是为“国际劳动妇女节”的渊源。

女权运动的兴起和女性的经济能力提升有着密切关系。在女权运动当中,无论是激进的、还是“合法的”的活动,都没有得到实在的效果,只有在女性的经济能力得到了提高,比如说大工业时期女工增加,或者是战争导致急需大量女性劳动力,才真正起到了提升妇女地位的结果。


女性就业歧视的出路

现在许多文章在分析女性解放的方法时,总是在说类似于“努力学习,提升自我能力”等,这类方法首先是局限于部分女性的解放而不能实现全体女性的解放。在前面的分析中我们知道,家庭在市场经济下就是女性的囚笼,是女性经济能力下降的重要原因,因此女性的解放就是破除家庭本身,当然这里的破除家庭不是指女性不再组成家庭和生育孩子,而是指女性应该破除以家庭为单位的私有制,只有在私有制破除之时,女性的家庭劳动才会被承认为是社会劳动,女性的经济地位显著提高,从而获得完全的、真正的解放。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37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清华大学求是学会:市场经济下女性就业歧视原因简析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