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移民能拯救德国最后的遮羞布吗?

2018年10月2日,德国的执政两党——联盟党和社民党就“专业人才移民法要点文件”达成一致。这部按计划将在明年通过的法律旨在降低非欧盟外国人在德国工作的门槛,希望能由此吸引更多具备一技之长的人士。


据介绍,该法案通过并实施后,拥有被德国承认的职业资格、且掌握一定的德语技能的外国人士,可以申请六个月的“就业签证”,用于在德寻找工作。


德国联邦劳工部长海尔(Hubertus Heil),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和内政部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在新闻发布会上


早在今年3月德国工商大会的一份报告中显示,在调查了2.4万家企业后,近一半的受访企业在较长时间内无法为空缺职位找到合适人选,60%的受访企业认为合格人才短缺是企业运营的最大风险。同时报告指出,当前德国企业共有160万个岗位空缺。倘若再不迅速扭转局面,这个无数先辈的汗水打造的“德国制造”的前途和命运,就面临着粘重的威胁。所以以往在难民问题上常年跟默大妈唱反调的内政部长泽霍费尔这次也不得不跟风大喊“真香”。


在过去,国人但凡提到“德国制造”,首先想到的是“严谨”和“工匠精神”。德国的产品在中国作为“精益求精”的代名词受到无限的吹捧和拔高。这种推崇甚至会让德国人都觉得莫名其妙。德国产品如某品牌的刀具或者某品牌的锅具在使用过的人中有口皆碑,纷纷感叹德国产品就是做工精细且厚实耐用,当然,不考虑价格的情况下。比如说在德国亚马逊上随手一搜,一套某品牌的锅具打折后的售价约合人民币3600元,这种价格下倘若质量拼不过超市里的大路货,那就不是匠心不匠心的问题,而是要不要上315晚会的问题了。用这样的价格买厨具,除了拿来做饭外,大概还能满足一些其他的心理上的需求。


 德国亚马逊上一套某品牌的锅打完折后的售价为455.50欧元。


不管怎么说,能把产品卖到这个价也是本事,也的确体现了德国这些年在高端市场的口碑。这也只是德国制造业的冰山一角。更为人熟知的,是开遍世界的德系汽车,例如被翻译为“大众”的人民车厢(Volkswagen)和缩写为BMW的巴伐利亚发动机制造厂(Bayerische Motoren Werke),还有以精度著称的机床等等,共同造就了人们对德国“制造强国”的印象。


而这个制造强国的地位,其基础自然是德国庞大的技术工人队伍。


德国的教育体系中,在儿童10岁时就要做出抉择,是选择进入以上大学为目的的文理中学就读还是选择进入以职业教育为导向的实科中学就读。


 曾经庞大的技术工人队伍是德国制造业口碑的保证


光把两条轨摆出来是不够的,还需要一点激(wei)励(bi)机(li)制(you)。在德国,学徒制的学生一般能拿到至少650欧元/月的薪水,倘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话,保障生活是绝对有余的;与之相对的是,德国的大学虽然不收学费,但是目前大学生的日常开销达到了惊人的918欧元/月,包括房租、杂费(没有学费但是杂费还是要收的)、食品、通讯、保险、社交、书本和交通等等。而且,由于德国大学所谓的“高质量”教育导致了延期毕业成为家常便饭。换言之,读大学的代价就是作为高额净消费者为家庭平添一笔庞大的开支。一进一出之下,那些或者聪明,或者勤奋的德国青年或许有志于进入大学深造,但奈何家底太薄,只得被迫去传承“工匠精神”了。



所以在德国,高端的人口自愿去读大学,不够高端的人口被自愿地去当学徒,这种按阶层高端与否来分流的双轨制教育体系,既保证了技术工人的数量,因为当前任何社会中不够高端的人始终占全社会的多数;又保证了技术工人的质量,毕竟不管你高端还是不够高端,人的智商都是呈正态分布的,各群体中也不乏勤奋的人。不存在不管高端与否,把聪明的人、勤奋的人以及又聪明又勤奋的人一次性全部收割到大学里。这才是德国双轨制教育的成功的关键,亦可看作“德国制造”这个牌子成功的秘诀。只是不见得如某些媒体所述那样充满值得消费的情怀。


然而近几年,学徒工短缺的新闻在媒体上连篇累牍地被报道。例如早在2013年《图片报》的一篇报道中,譬如面点师这种需要起早贪黑的职业,学徒数量以每年14%的速度坍缩。而在2014年DW的一篇报道中,当时的卡车司机缺口达到45000名,而当时的存量——80万名卡车司机中将有1/3会在2024年前退休。根据德国工商总会(DIHK)的调查,超过1/3的德国企业学徒名额招不满,1/10的德国企业完全招不到学徒。一家年产大约2000辆大型货车的企业今年夏天计划招收20个学徒岗位,实际只招到14人。这套体系越来越玩不转了。


关键在于,要维持这样的体系必须做到一点——高端人口和不够高端的人口之间千万不能有过多交流。在前移动互联网时代,哪怕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已经开始起步的时候,德国人在交通工具上打发时间的依旧是纸媒。当时在火车上放眼望去,不够高端的人手里往往端着一份《图片报》,在色情、花边中追求感官的刺激;高端的人手里则端着《明镜》之类的报刊或者文学著作,不忘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因为没有交集,不够高端的人口对高端人口的认知大致和东宫烙大饼差不多,所以对高端人口的生活无感。


但是一群讨厌的中国人让这罗曼蒂克的一切走向消亡。某中国大企业不仅把德国的通讯基站更新了一番,而且在德国市场疯狂投放他们家物美价廉的手机。在那以后,德国人忽然发现他们似乎并不如中国某些微博大V说的那样爱读书看报。现在再往火车上放眼望去,不论高不高端,满眼都是玩手机的德国人。


互联网和社交软件打破了高端人口和不够高端的人口之间的信息壁垒。自打从高端人口在社交软件上po的照片认识到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居然还可以有诗和远方之后,不够高端的人越来越难以满足于车间里那一份在亚洲发展中国家人民看来已经十分丰厚的薪水。在跨国公司坐办公室远比远比在充满噪音的车间里日复一日地拧螺丝挣得多而且还舒服。不够高端的人们也开始认识到,上大学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性。一时的节俭投资学历或许能带来更大的回报。最不济,大学读不下来大不了重新回去当学徒。


根据《世界报》的一篇报道,德国高中生上大学的比例由2003年的25%上升到2013年35%。对此《图片报》评论称,德国不能让每个高中生都去上大学,不然世界一流的德国工艺就将消失。翻译成人话大概是“你们又不想当工人又不去死,这让我们很难办呀”。


再难办的事情也硬着头皮上,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再次祭出老办法。当年德国人不想搬砖,于是土耳其人来搬砖;当年德国人不想做廉价餐饮,于是土耳其人和越南人来做廉价餐饮;当年德国人不想做物业家政,于是东欧人来做物业家政。现在,德国人又不想做技术工人了。


而德国人在这个问题上身体已经很诚实了,嘴上还硬说不要的精分态度也很有意思。据DW报道,倘若法案正式实施,要拿到前文所述的“就业签证”,第一必须在银行账户内预存并冻结一定的存款,保证能够自负在德找工作期间的生活;同时德语水平要达到一定水准,意味着赴德找工作之前要为语言付出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甚至可能需要脱产学习才能做到。相比之下,难民们在德国白吃白住每月还有钱拿,待遇比有志于技术移民德国的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可见,德国人对待工匠和工匠精神的态度也不怎么样嘛。


1969年颁布的《联邦职业教育法》确立了德国的双轨制教育,后续的一系列法案都是对该法的小修补。这意味着,在8012年的今天,德国人的教育依旧按照第二次工业革命巅峰时期的方式进行,并没有为日新月异的世界作出任何的改变。时至今日,超支46亿欧元之后仍然宣告开发失败的国库控制系统,预算飙升至70亿欧元的目前仍在延迟交付的史诗级烂尾工程柏林威利·勃兰特机场以及德国境内遍地无人管理的难民等等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德国人有决心、有能力在任何时候刷新任何下限。


老字号“德国制造”目前来看仍然是一股清流,但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就算移民能为德国制造注入些许活力,但在可预见的将来,一个没有德国人的“德国制造”,会有几个人因为情怀去消费?届时,一个没有德味的“德国制造”的竞争对手可能不会是其他地方,而是义乌。


 目前被大众公司借用来囤货的柏林-勃兰登堡机场(又名威利·勃兰特机场)堪称史诗级烂尾工程


当然,就算有朝一日被义乌打败了也不打紧。实在不行,德国人在转型和发展的问题上还可以和东莞交流交流,毕竟在德国某些服务行业是合法的。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1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移民能拯救德国最后的遮羞布吗?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