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NE0:政·局1:苏联崩溃与美国解体启示录

作为坑王,我又开了一个系列。


从最开始的“拆解未来”,到“黑暗森林夜谈”,再到“镜鉴”等,留下了一堆大坑,然而还是继续义无反顾地继续挖坑。


《政·局》这个系列,想谈的主要是一些根本性的政治问题背后的答案以及这些答案背后最基本的一些逻辑。


想玩这个游戏的人,如果不知道很多约定俗成的规则背后是什么,那最后一定死得很惨。


长期以来,实际上我国的思想政治教育已经沦为一个极其僵化的领域,它只告诉我们的下一代,是什么,而没有告诉他们,为什么,怎么做。


而只有知道了“为什么”,实际上你才能知道“怎么做”。


我一般是不谈内政的,要谈估计也会比较隐晦地放到“镜鉴”那个系列,所以在《政·局》这个系列,可能更多会从国外的政治得失,来提供一个可能的切入点和思考的角度,当然,最重要的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


实际上,本文的重点是谈美国的解体之路。


而要回到美国为什么解体,从什么时候解体,解体之后会怎么样这些问题,我们就必先把目光看回到人类历史上哪一个曾经与美国抗衡了大半个世界的国家:苏联。



很多人都知道戈尔巴乔夫是苏联解体的直接责任人,但是如果问苏联解体是从什么时候埋下的祸根,绝大部分人就未必回答得上了。


苏联解体的祸根,其实早在苏联解体之前的40多年已经埋下了,答案就是:苏共二十大的赫鲁晓夫秘密报告。



1956年2月24日,苏共第二十大闭幕。然而,这天深夜,赫鲁晓夫却突然向大会的代表们作了《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即所谓《秘密报告》),这份报告从根本上否定斯大林,要求肃清个人崇拜在各个领域的流毒和影响,这在苏联国内外产生巨大的反响。


为什么我选择这个事件当作苏联解体的祸根,实际上基于以下两条不证自明的公理和由它延伸出来的一个推论:


第一,任何事物,都包含了阴阳对立的两个部分。


这句话什么意思?实际上就是任何事物,你都不可能只享受它的好处,而不用承担它的坏处,如果只有好处而无坏处,那么整个宇宙就会失衡。


第二,任何人对世界的认知都是不完整的,不存在一个全知全能的人,所以任何人作出的决策,都只能是当下的获益跟副作用之间的平衡。在能够回到过去的时光机发明之前,前人的所有决策,都能找到错误,只要你想找。


上面的两个定理,是让大部分人在评价某一个人,某一件事上,摆脱傻逼状态的最快捷径。


当我们明白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它的一切事物总是有好有坏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人类作出的决策,总是在解决某方面问题之后,要承受相应的代价。


而判断一件事情是否合理(注意我用的不是“对”,“错”),按照我的标准,只要它解决了当时遇到的最主要问题(政治术语“主要矛盾”),那么它就是应该被承认的,至于副作用,这是你必须去承担的代价,逃不掉。


就拿斯大林来说,他当时的主要问题是什么,是巩固列宁留下的这个新生政权,是在强敌环伺中生存下来,发展起来。斯大林解决了这些问题吗,不但解决了,而且解决得甚至可以说完美,从一点来看,他完全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至于大清洗之类,那是苏联这个国家当时主要矛盾吗?那是个屁。


后来者去挑前人的错误总是容易的,因为前人的决策总是在当时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做出的,它肯定有副作用,抓住那些副作用来开火,你想要多少火力就有多少火力,只要你想找错,你必然可以找到前人无数的错。


一个现代人,如果在夏天,去责怪秦始皇没有去发明空调,去责怪明成祖为什么不在大航海时代开辟殖民地,这会看起来很荒谬,但这种荒谬,如果把涉及到的历史人物再拉近一点,很多人就不觉得荒谬了。


男人谈恋爱最怕遇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女人,就是那种你做错一件事,她能给你历数从认识开始之后做过的每一件错事的人。


当人沉浸在过往的对错时,你是没办法继续前进的,因为很多东西完全是无头帐,站到一些角度来说这件事是对的,站到另外一些角度来说这件事是错的,不同的利益群体会因为自身受到的不同冲击和所处的不同视角,从而得出多个非常离谱的结论。


国家也是一样。


如果一个国家不再继续朝前看,而是开始纠结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那么这个国家,从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来讲,就已经开始埋下崩溃的祸因了。


对于所有国家来讲,它的核心权力阶层的最大一个任务,都应该是凝聚本国人民在思想上的最大公约数来推动整个国家向前进,而要做到这个目的,其实意味着要筛选扼杀掉那些靠纠结于过去对错而上位的人。


今天他可以否定过去,那么未来同样也有人可以否定今天,想找错误总是简单的,而否定来否定去的最后结果,一定是把自己的统治合法性给否定掉。


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的统治阶层,实际上是非常失败的。



对于从事颠覆他国政权的人来说,最乐于看到的,永远是敌对国的人陷入意识形态的分裂。


就拿苏联来做例子,赫鲁晓夫否定了斯大林后,就给下面的人出了一个难题,逼得他们开始在斯大林道路与赫鲁晓夫道路上做出一个决定,于是苏联这条路分出了两条路,这对于外部国家来说,敌对国的每一次的意识形态分裂,实际上都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去完成一个任务:分而治之。



当你把不同的人分成两拨之后,他们自然会互相攻击,在攻击中撕裂他们自己的国家,在攻击中把他们自己的同胞制造成不共戴天之仇人,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了增强自己,打击对方,都有从外部势力争取支持的动力。



如果一个人尝试去影响过他国政治走向,那么自然很容易就能够判别出来自己本国的各种势力里,那些是短期的威胁,哪些才是真正的祸根。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里,把另外一伙人定义为一个中长期的威胁。


如果说苏联解体始于赫鲁晓夫,那么我们同样可以得出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那就是我一直说的,美国解体,必将始于特朗普上台。


特朗普以为自己挖倒的是民主党的墙角,实际上他挖塌的是美帝国在全球统治的合法性。他以为他能MAGA,实际上他才是美帝国的掘墓人。



一个有牌坊的婊子才能卖得出高价,一个婊子把自己牌坊砸了,那她很快也会沦为路边的野鸡。


当然,由特朗普这种喜欢招妓的人来把美国变成一个野鸡国家,那倒是挺配的。



(未完待续)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2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NE0:政·局1:苏联崩溃与美国解体启示录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