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默克尔时代落幕,谁还能阻挡特朗普?

一个时代即将落幕。


随着接连遭遇竞选失败,全球化的精神领袖,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自己将不再参选年底的基民盟党首选举,本届总理任期结束后,她将彻底退出政坛。


在此次在德国的黑森与巴伐利亚的选举中,默克尔和他的盟友们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创造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低的得票率。


这俩州有多重要呢?黑森的法兰克福是德国的经济中心,巴伐利亚的慕尼黑是德国的工业中心,而且,对于中国人来说最知名的两个企业,宝马的总部就在巴伐利亚(BMW中的B就是巴伐利亚),大众的总部就在黑森,可以说,这俩州就是德国经济的发动引擎。


这位欧盟领袖的失势,不仅对德国国内造成巨大的冲击,更让如今风雨飘摇的欧盟雪上加霜。


目前欧盟诸强中,英国正在进行脱欧谈判,准备跳离这艘泰坦尼克,法国在对美国贸易谈判中的强硬与欧盟冲突不断,意大利的民粹派政府上台以来与欧盟迸激战频频,强行提交预算案被欧盟否决后,更引发市场动荡。


如今,扛着欧盟和全球化大旗的默克尔即将淡出全球政坛,恐怕最开心的,就是他的老对头,一直想分化欧盟的特朗普了。



而随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时代即将开始,一直要建隔离墙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表示,他计划签署行政命令,取消在美出生的非法移民子女自动获得美国公民的权利。


不过特朗普的行政权力并不能修改宪法,如此大放厥词的背后,是还有一周时间即将迎来的中期选举。


由于本月的股市暴跌已经抹杀了今年的“特朗普景气”,再加上民主党总揪着沙特记者谋杀案说事儿,因此特朗普必须把舆论转回自己的赛道上。


因此,特朗普在此时大谈移民,意在复制两年前大选中的奇迹,推动反移民情绪的选民积极投票支持共和党,以获得中期选举的胜利。


对比今年默克尔败选的原因,起源于2015年德国对百万难民敞开大门,随着大量难民破坏性的涌入,德国右翼极端势力迅速崛起,刚刚成立的选择党成为了德国第三大党,也成为了自二战以来德国首个进入议会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再加上本轮选举中,默克尔和他的政党又没有抓住基本盘,为了讨好右翼选民将政策从左大幅向右拉,最终导致大量的中间派背叛她投向了更左的绿党......


相比于默克尔左右摇摆,变成两翼都不喜欢的角色,被人民所抛弃。特朗普能够顶着民主党的这俩月以来的狂轰滥炸,在最后时刻打出移民这张王牌,这意味着民主党如果接下来没有什么王炸,那么守住基本盘的特朗普,继续赢得中期选举将成为定局。


嗯,这也意味着,一个时代令全球颤抖的时代即将开启。


那么,这个时代会是怎么样呢?


如果从冷战结束,全球化开启来算,其实全球经济五大巨头美国、日本和德国、英国和法国,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几乎是相当的。


但是我们总会说日本失去的十年,二十年和三十年.......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只有日本自90年代之后人口就停止了增长。


而其他的四强中,美国凭借着庞大的人口吸纳能力持续增长,英法凭借着旧时代的殖民地,人口保持不断的涌入,西德不仅吞并了东德,使得人口翻倍,更通过欧盟一体化极大的增加了隐性的人口。


所以,回顾全球五大发达国家就会明白,为什么默克尔和奥巴马会盯着那么大的压力,不惜国内分离也要大规模的引入难民等外来人口。


因此全球化的本质是一门生意,在发达国家人口生育率下行的大背景之下,资本必须要推动大量的人口涌入,才能为他们获利。只不过,资本家们为了巨额的利润增量,通过媒体编织出了无数个凄惨的故事,来获取选票的支持。



所以,美国和德国这两个全球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发达国家,也是全球化最积极的两个国家,敞开大门源源不断的吸收国外移民,以推动经济增长。


就像马克思说的,资本家为了利润会把绳索卖给绞死他们的人,虽然愤怒的锈带工人不会绞死资本家,但是却会用选票把希拉里与默克尔两位圣母敢走。




记得政事堂2016年中旬,美国大选之前写的“拓边西北”系列,在那里我预判,为了抵挡.....入侵,全球的保守主义者会联合起来,特朗普们都会一个个的上台。



看着如今右翼政府接连上台,以及某些领导人都已经被冠上了如“巴西特朗普”之类的称号,看来,之前预言的逆全球化和寒冬终于要来临了。


在逆全球化的潮流之下,就像特朗普搞的那样,一旦几个发达主要国家停止了人口的净流入,欧盟的一体化的人口汇聚开起了倒车。那么过去三十年靠着人口高速增长的全球经济必然无法继续,全球经济也将出现日本式的“失去一二三十年”。


因此,可以预判的是,未来随着全球政局走向保守化,全球内部存量的蛋糕博弈将会非常大,因此大国们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就像当年日本选择大规模开发海外市场那样,全球海外市场间的博弈会非常显著。


而在这种博弈以及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之下,全球经济上会出现两个变化,一方面,强国对弱国的市场瓜分力度会加大,以化解国内存量斗争,全球的贸易竞争会极其激烈,如美中之间;另一方面,强国和强国之间对弱国的市场瓜分,会在竞争激烈之下出现妥协甚至合作,如中日之间。


而政治上,资本扩张的本能,必然会推动聚集效应,一方面,各种单边以及多边的经济组织与联盟会迅速扩张,如中日韩自贸区,另一方面,国家统一会拥有巨大的国内呼声以及政策性的动力,如朝鲜半岛,嗯,以及你懂的。


但是很显然,除了科技的爆发外,其他手段对经济的驱动效果,都没有全球化带来的人口和资本流动能够带来的巨大收益高,更不要说国家统一之路的背后,必然是大规模的动荡。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长远的来看,全球在集体右转的大背景之下,经济还能取得高速增长的地区只有一种,那就是已经工业化的国家继续推动城市化,在政策的强力推动之下,靠着源源不断的人口流入,方能维持经济的高速增长。


纵观全球,同时符合这些的,也就只有中国一个国家。


所以,默克尔谢幕后,能够接过来全球化大旗,继续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也就只有中国。


因此,就像最近计划生育政策的突然逆转那样,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只会持续高速推进。


而只有这样,才能够维持住现有的资产价格,并能够在全球化逆潮的大背景之下,吸引更多的全球化资本进入中国,在这场内力的比拼过程中,撑得更久。



而只有撑下来,才会让那些站在边上的骑墙派们,选择加入,跟我们一起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3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默克尔时代落幕,谁还能阻挡特朗普?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