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江歌的妈妈,有什么错?

江歌惨死已经七百多天了,凶手还活着,他被判了20年,日本监狱的待遇很好,那个关上门害她在门外被乱刀刺死的“闺蜜”,依旧活得很好。


江歌的妈妈活得很不好,愤怒和悲伤依旧缠绕着她。


有人说,她不再同情江歌的妈妈了,法律已经做出了判决,死者不能复生,为什么江歌妈妈还要沉溺于悲痛和仇恨之中?为什么要像个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为什么不能诵经念佛,化解怨恨?



就像这位“圣母婊”,大言不惭,要江歌的妈妈“走出来”,“不要再对峙下去了”......我想问一句,你算老几?你代表了人间的公理和正义了?如今是法治社会,江歌妈妈一没有报复仇人,二没有报复见死不救的渣女,三没有报复你们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碧池,在网络上表达一下自己的怨恨,又怎么了?你何德何能,要人诵经念佛,化解戾气?


有时候,悲剧没有降临在自己身上,有些人是不知道疼的,你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你相依为命视作掌上珍宝的女儿,莫名其妙惨死在异国他乡,被一个暴力男乱刀捅死,被自己的闺蜜死死挡在门外,到血流满地失去呼吸,那个闺蜜也没有打开门。换作是你,你作何感受?


换作是我,我甚至不会在乎什么法律,什么社会秩序,我会用我的余生,送杀人者下地狱,让见死不救者寝食难安,每晚都被噩梦折磨。江歌妈妈所做的事情,已经够温和,够通情达理了,她只是想要杀人凶手一个死刑判决而已。


然而呢,杀人的陈世峰只被日本法庭判了20年,而杀人者的前女友、帮凶还在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理直气壮地呼吁:“不要侵犯我和我的家人。”



请问,天理何在?面对这样的冤屈和悲愤,江歌妈妈表达一下自己对女儿的思念,对仇人的痛恨,有何不妥?


她要的,只是最简单的“一命抵一命”,东亚文化圈都明白这个最传统的道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日本法律不支持她,中国的“废死派”公知大V也不理解她,她能怎么办?你告诉我,她能怎么办?




大家读《祝福》,还会觉得祥林嫂可怜,她毕竟心里太苦了,孩子被狼叼走,念念叨叨了一生,连那些起初同情她的人,都变成了厌恶嘲笑她的人。可是,他们的孩子没有被狼叼走,他们体会不到那种世界崩塌的痛苦。


我们都不是江歌妈妈,我们没有失去自己的挚爱,我们没有体会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锥心之痛,我们没有刻骨的仇恨,我们没有资格去教江歌妈妈宽恕、包容和原谅。江歌妈妈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任何资格去对这件事指手画脚。说到底——要求陈世峰死刑有错吗?


至今在世的一位日本老律师,是反对死刑派的律师,当他的妻子被他所代理的一个案件的当事人杀害后,他真正体会到了被害者家属强烈要求杀人凶手死刑的感受,他毅然加入到了支持死刑派的行列。


一个失去爱女的母亲奔走呼号,只为凶残的杀人者能够偿命,只为见死不救的闺蜜能够受到良心的谴责,何错之有?我们之所以同情支持江歌妈妈,因为我们坚信这个操蛋的世界还没有操蛋到家,我们相信大多数人还向往着正义和光明,我们希望善良得到保护,邪恶受到惩罚,冷漠无情也将自食其果。这有错吗?


法律无情而公正,但正因为无情而公正,便有太多不合情理的地方,受害人含冤而死,亲人一生都在仇恨和痛苦中煎熬,杀人者却只需要坐20年的牢,还能享受日本监狱图书馆、健身房、医疗体系的优待,杀人者的帮凶,见死不救的渣女还能得意洋洋秀自拍,她的妈妈还能理直气壮冲着受害人的妈妈怒吼:“你女儿死是她命不好,不能怪俺闺女”。


那些狗日的微博大V,还能冷血冷眼,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江歌妈妈放不开仇恨。


你说,这天日昭昭,真的有眼在看吗?




你要这个世界没有仇恨,没有冤冤相报,是不现实的,邪恶降临的时候,你没有去保护善良,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去劝说善良的人不要报复?除非冤屈悲愤的人们都死绝了,不然仇恨是不会消亡的。


孔老二都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如果罪恶得不到清算,那么正义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诵经念佛,并不能让世界和平,满嘴阿弥陀佛之辈,往往都是做过坏事妄图为自己洗白的伪善之徒。




大家看历史,读古典小说,都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古人很喜欢“诛九族”、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为什么呢?不是因为对方真的罪大恶极,而是因为怕麻烦,因为历史是会反复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今天他是罪人,明天可能就会翻案,你砍了他脑壳,将来活着的人就要喊冤,就要报仇,冤冤相报,没完没了。所以为了省事,干脆诛九族,一个不留,将来就算是翻案了,也没有活着的亲人可以讨说法。


有一种仇恨,叫做“不共戴天”,你只要留下一颗复仇的种子,它终究会卷土重来,复仇只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西方文学作品中,也有这样的故事,基督山伯爵终究会亲手送他的仇人上路,艾莉亚也会屠了佛雷全家,以报“血色婚礼”之仇。


有部美国电影,叫做《守法公民》,主角是位丈夫和父亲,妻子女儿被歹徒当着自己的面残忍杀害,然而美国的律师和司法,让凶手活了下来。这位“守法公民”在悲愤之中,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他在多年之后,用凶残而“合法”的手段,一一残杀了那些无耻之徒,甚至报复社会,炸死大法官,威胁全城人的生命。


我们不希望所有活在悲愤、冤屈、仇恨中的人,都变成那位“守法公民”吧


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刺客列传》中写道:“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虽然太史公对于复仇表示同情,但在任何一个时代,公权力为了社会稳定、安抚民心,都是不允许民间私自复仇的


为什么大家对于复仇如此地执着?为什么大家对仇恨如此地恐惧?因为这冤屈太大了,这命运太悲惨了,如果不报复,如果无声无息地让它被世界遗忘,不但上帝看不下去、真主看不下去、佛祖看不下去,就连马克思都看不下去。秦桧终究会被铸成铁像跪在岳飞坟前;赵娥埋伏十数年,终究会手刃仇人;施剑翘的子弹,终究会找上孙传芳。



这是野蛮封建时代的事情,如今是文明、法治、民主的社会,我们不提倡复仇,也不允许复仇。


但如果世间没有公道,邪恶和冷漠得不到惩罚,仇恨并不会轻易而消亡。


最后,我反对任何一个国家废除死刑!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4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江歌的妈妈,有什么错?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