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重庆坠江公交车中,那些可怜、可恨、又可怕的“普通人”

说来惭愧,我脾气也不好,很暴躁。


最近也和人发生过争吵,还因此进了局子,说起来有点丢人。


那是因为在高铁站上了一个女司机的出租车,那个虎背熊腰的大姐嫌我路程短,拒载,在我说要举报后,勉强让我上车,却又在车上不停地对我进行人身攻击,逼逼叨叨骂个没玩,说我脑子有问题,害她挣不到钱。我火了,到点下来就是一脚踢上车门,然后她赖上我了。下来拉拽我,被我一只手推开后就大喊大叫,说我打人了。


当时我在学校门口等我老婆,一群家长看着,感觉我特么真的欺负了她一样,我真是一股无名业火直窜脑门,真想冲上去把那个泼妇打一顿,然后我老婆得知情况,冲出校门,连扇我四五个耳光,我才冷静下来。后来那个大姐叫来了她的“哥哥”,“兄弟”,两个“社会人”对我指手画脚满嘴挑衅,我差点又冲上去打起来。学校的门卫大叔拉住了我,说年轻人不要冲动,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处理,你不要有理搞成没理,他们巴不得你动手。


最后是警察同志来了,把我们领到派出所,那大姐立马一副可怜样,一会儿说头晕,一会儿说要呕吐,一会儿又把自己手臂掐出一道红印子,说是我打的,气得我火冒三丈,我说警察同志你能不能调监控,不能看着别人把我冤枉吧。


我老婆气的又是对我一耳光,说你能不能安静一点,警察叔叔有自己的程序,轮的找你指手画脚?你是警察他是警察?30岁的人怎么和个孩子一样?说的警察们都大笑。警察叔叔让我们进审讯室收集信息,我倒是大摇大摆地进去,那大姐装模作样,说不敢进去,里面都是铁栅栏,说怕我趁机打她,又气得我七窍生烟,你说我是个随便动手打人的暴力狂吗?


最后扯来扯去,一笔糊涂账,警察就私下劝我,说你老大不小的人,也是没事找事,你和这种中年大妈、出租车司机较什么劲儿?还准备为这点事拼个你死我活吗?还准备打官司吗?她就是觉得今天下午拉了你一个短程,亏了,你陪她个100块钱误工费,也就了事了,大家还都有事,别折腾了。


后来,我就赔了她100块,各回各家了,当然了,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总觉得老子被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欺负了,没有还我公道,我明明没有打人啊!还被她口沫横飞骂了一路。


我回去还在愤愤不平,和我老婆说:“真是倒霉,我这辈子从来没和女性动过粗,人都说我脾气好,一团和气,从来不发火,这个女人真是坏我名声。”我老婆淡淡地说:“说不定那位大姐平时口碑也不错,大家都夸她脾气好,待人一团和气呢.....”


然后没过几天,就发生了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时间,起初众说纷纭,现在车内监控视频曝光,一位女乘客因为坐过了一站,不能下车,就殴打公交车司机,公交车司机还击,两人互殴中,公交车一头撞开大桥栏杆,带着一车人,冲进了江水中。




我是看的目瞪口呆,那位大姐只是错过了一站,却带着一车人错过了一生,那位公交车司机师傅只是一时愤怒,却没想到车子却在死亡之路上停不下来,22路公交车上的一车人,只是事不关己,却没想到,这一刹那,大家都不能回头。


据了解,那位脾气暴躁的打人大姐,本是个“和和气气的布艺店女老板”,她隔壁的店铺老板说,在他印象里,刘某为人和气,没见其与人发生过争执。一名曾经来过布艺店的居民称,刘某“挺会说话的 ”。那么,在22路公交车上的时候,只是错过了一站,怎么就忽然不会说话了呢?


那位暴怒的司机师父,事发之前,正在给他的K歌app更新,这是一位20年驾龄的老司机了,他的邻居说:22路公交车司机冉某一家五口住在一起,平时为人和善,已有二十几年的驾龄,“事发前几天没听他吵过架,一天天都笑眯眯的。”那么,为人和善,一天天都笑眯眯的冉师傅,怎么就忽然冲动了呢?



他们都是普通人啊,有父母,有孩子,有朋友,前一秒,说不定还在和最关心的人视频聊天,说不定还在打游戏、读书、看新闻、刷朋友圈。那么这些亲人、朋友、同学、同事、邻居心目中的好人,好邻居,好同事,怎么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司机和女乘客之前的争斗呢?要知道,这一点点事情,只要有人劝一劝,十有八九是能让他们平静下来的。


就像我上次那样,幸亏有我老婆在,幸亏有警察在,幸亏有门卫大叔在,要不然,说不定我也犯下错了。是啊,我平时在我老婆口中,也是个没脾气的好男人,在同事眼中,也是个笑呵呵的老好人。那位大姐在她家老公眼里,说不定也是个从来不红脸的贤妻,在她孩子眼里,说不定还是个慈爱温和的母亲。


其实,这个世界上,做出可怕事情的,未必都是恶贯满盈的恶人,很多很多糟糕的事情,就是我们这些平日里“善良老实”的普通人做出来的。有时候,你遏制不住自己的自私,有时候,你压制不了自己的冲动,更多的时候,你喜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万州公交车坠江,15条人命一瞬间就没有了:


一对年轻的夫妇在这趟车上,双双遇害,原本,家人说,他们想带着一岁的儿子的,但在上车之前,把孩子留给了家人。孩子从此成了孤儿。


一位82岁的老人,想给自己的儿媳妇过生日,于是,坐上了这趟车,儿媳妇杨女士说我们还没有尽到孝心,她就走得这么突然。


一位25岁的妈妈,和婆婆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出门去玩,四条人命一起葬生江底。


22路公交车上有一位老人,叫做周大观,他儿子周小波,就是后来救援队中的一员,已经43岁,头发花白,他和救援队战友们拼命去救,也未能救回父亲和一车的人。



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这都是谁的错?有人在骂那位殴打司机的女乘客,你错过了一站,是你自己的错误,为什么要袭击司机?有人骂和乘客互殴,带着一车人冲进江里的司机,你作为一个公交车司机,为何不能记住自己的职责?为何要置全车人于险境?有人骂全车的乘客,眼睛不瞎,耳朵不聋,面对如此危险的殴打争斗,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出言相劝,上前阻止?



但现在谈这些,都没有意义了,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是坏人,大部分人大部分时候也会守规则,也会表现出最和善、最理性的一面,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理性、和善、守规则的老实人,却总会在要命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


我想起了因为被辱骂而捅死一对老年夫妇的店员,我想起了因为噪音而用铁锤打死邻居一家人的工人,我想起了游泳池中和熊孩子冲突的那对夫妻,我想起了用网络暴力逼死女老师的家长。


我还想起了我自己,我一个读书人,平时温文尔雅,和气生财,重话都不说一句,却也能在一瞬间被言语激怒,差点对一个女司机动粗。


晚上,我老婆回到家,看了正在发呆的我一眼,说:“知道错了吗?”


我说:“知道错了!我以后躲在家里不出门,就没有这些事发生了......”


我老婆提起高跟鞋就丢了过来,骂道:“滚蛋吧,平原君!”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6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重庆坠江公交车中,那些可怜、可恨、又可怕的“普通人”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