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后沙:欧洲妈妈默克尔要走了,欧盟宝宝们要散伙?

10月29日,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宣布,她将放弃参加12月的基民盟党主席竞选,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不再寻求连任,此外也不再担任欧盟职务及德国议员。

2000年默克尔当选基民盟主席,2005年随着基民盟赢得议会选举,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意气风发。


掌权13年以来,默克尔被称为全球最有权势的女人,德国又是欧洲盟主,于是她被称为“欧洲妈妈”。


妈妈的涵意是:家庭,关爱,呵护,温暖,操劳,管教……


在她的带领下,欧盟整体上稳定,团结,安全,政策具有一贯性,当然,在和睦的外表下,欧盟里没有一个宝宝是听话的。


破坏欧盟的外部压力更为强大,大西洋彼岸的山姆大叔,变成了居心不良的怪叔叔,隔壁的约瑟夫大叔,有暴力倾向,还经常把手放在欧盟的敏感部位--巴尔干地区。


欧盟大家庭内部,也是争吵不断,大的不懂事,小的更不懂事,妈妈要是离开了,欧盟很可能趋向经济碎片化和政治极端化。


法兰西像爱打扮的二姨妈,觉得自己比谁都美,却很少干实事,明年5月欧洲议会大选,二姨可能要代理一阵妈妈的职责。


难缠的大姨妈英吉利要离家出走了,大姨妈交际广,人脉多,人生阅历丰富,总觉得被欧盟占了便宜,一心想分家单干。默克尔也不客气,该要的分手费一分不能少。


导致默克尔宣布告别政坛的直接压力来自德国国内,上月中旬,基民盟和盟友基社盟在两个重要地区的议会选举中,连遭重挫。


巴伐利亚州(Bavaria)是基社盟传统政治地盘,从1946年来一直是执政党,也是基民盟在德南的重要支柱。


10月份选举结果基社盟得票率只有37%,与上一次相比跌幅达到10.5%,虽然仍是第一大党,但非常狼狈。


黑森州(Hessen),基民盟跌幅为11.3%,照样下去,无论是基民盟还是基社盟都将沉沦,而社民党,绿党将收割选票,更可怕的是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在高歌猛进。


为什么两个州“失利”会撼动默克尔地位?除了党内大佬逼宫之外,这两州地位也比较特殊。


1871年由多个说德语王国合并成的德意志第二帝国当中,最大普鲁士已经消失了,那么第二大的巴伐利亚就有点大哥哥的味道。


巴伐利亚,首府慕尼黑,是德国经济发动机之一,拥有宝马, 西门子,奥迪,MAN(大型卡车巨头),彪马,阿迪达斯等全球知名大企业。


如果该州不认同基民盟和基社盟,那么至少说明实体经济对默克尔政策不满。


中部的黑森州,首府为威斯巴登,是德国第二大工业区,最大城市是法兰克福,而法兰克福是德国的金融中心,包括德意志银行都在这里,这次地方选举,预示着德国金融界也不认同默克尔政策。


从政治角度来说,基民盟当然认为自己有能力领导德国,但锅得由默克尔来背,所以默克尔宣布得越早,越能让基民盟减少压力。


逼宫者已经取得胜利,接下来,四位谋求上位的大佬将展开争夺。他们是秘书长卡伦鲍尔、卫生部长施潘,石荷州州长君特及北威州州拉舍特。

秘书长卡伦鲍尔可能性最大,默克尔在2000年前就是基民盟秘书长。


她是默尔尔挑选的接班人,但她是否会接过默克尔衣钵?很难说,因为出于政治谨慎,卡伦鲍尔不会过早阐明政策大纲。政治很微妙,接班人往往就是最有力的逼宫者。


如果党主席继任者符合默克尔的心意,她也许会提早辞去总理一职,彻底交班,如果不符合她的心意,她可能真的会干到2021年。12月份谜底将会揭晓,基民盟内部政治先不说了。


对默克尔声望打击最大的就是难民问题。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后,默克尔采取了边境开放政策,之后,又承诺接受难民数量不设上限。


这一政策,不但让巴伐利亚受到了直接冲击,整个德国也爆发了不满情绪。导致反移民,排外的极右翼势力迅速崛起。


去年9月25日,德国选择党在议会大选之后,变成了第三大党,党魁之一是38岁的艾莉斯·威德尔。

选择党主张:反移民,反欧元,反伊斯兰化,主张精英治国。


艾莉斯·威德尔在中国生活六年(中国银行任职,中文流利)。在移民问题上,她是用中国来回击默克尔,她说:“中国人认为边境安全最重要。”(德国之声采访),并为中国的环境问题辩护。


她从政后的外交理念肯定会变成复杂,不必认为她亲中,只是她比德国人更了解和理解中国。


德国选择党离上台执政,目前还不可能,政治比重甚至不如法国的极右翼勒庞和意大利的“五星运动”。


选择党最大问题是“纳粹标签”,实际上它的前身是NPD(1964年西德建立的民族民主党),不承认反犹太,认为反犹太是美国人,不否认罪行,但认为犹太有意识的罪行更大,动不动庆祝希特勒生日,还搞纵火,爆炸,抢银行等事,80年代之后衰落,分裂,离开了政坛。


然而,从德国选择党崛起速度来说(2013年4月14日在柏林成立),四年之后就成为第三大党,成为搅动德国政局的一支重要力量,背后是民意的推动。


虽然欧洲和德国主流媒体仍然扮演“圣母”角色,引导舆论欢迎难民,但无法再让民众一年又一年忍受下去。

三年时间,欧洲人在反省,一些圣母也装不下去,德国涌入110万名难民,他们的宗教习俗,生活方式与德国根本无法兼容。默克尔却承诺“我们能够应付”,事实上焦头烂额,导致主流政党左支右绌,失去民心。


如果没有难民问题,默克尔政治地位非常稳固,再干第五届都有可能,她的欧洲一体化计划还可以推行下去。


那么难民问题是谁造成的?又是谁带他们冲破重重国境来到地处欧洲中部的德国?让欧洲边境形同虚设?


再说欧盟,各国经济水平参差不齐,吵闹不断,难民问题又激化了这种冲突,匈牙利宁可不要补贴也不让难民进来,被欧盟威胁制裁。


各种矛盾缠绕情况下,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是维持欧盟稳定的中流砥柱,毕竟各国经济运作要看它的脸色。

美国可不希望欧洲打造成德国想要的样子,这是战略主导权在谁手里的问题。


默克尔在许多问题上跟特朗普唱反调,甚至对俄政策也持宽容态度。


德国想用“莱茵联盟”去对抗“盎格鲁-撒克逊联盟”,这两个联盟最大差别在于:


德法想用价值观输出去支撑起战略空间。


美国是赤裸裸的暴力至上主义。


美国没有文化,它无所谓,只要强到天下第一,连文化也能抢。


迪斯尼文化盛行全球,但它真的是美国的?

巴伐利亚州新天鹅堡,就是美国迪斯尼城堡的原型。老欧洲们既看不起没文化的美国,又不得不在政治和军事上依附美国。


只要有机会,它们就会强调“欧洲中心论”,默克尔领导欧盟靠什么?价值观。


即所谓的“普世价值”,能不能加入欧盟?如果一个国家不废除死刑,就不能加入,普世价值搞到这地步,跟中世纪宗教审判差得了多少?所以它们既想跟中国合作,又看中国各种不顺眼。


靠价值观,意识形态,而不是靠利益去凝聚欧盟共识,默克尔威望再高,管理能力再强,也无法真正实现,只要她一走,欧盟就会因为价值观理念差异而四分五裂。


同床异梦,毕竟还是同床,欧盟各国将来可能连床都分开了,“民主,自由,人权”这些叫声也会弱下来。


法国希望改革欧元区,削弱德国的强势,在德国自顾不暇情形下,法国很可能得逞。


希腊、塞浦路斯、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和意大利等国又认为“妈妈”管得太严,太死板,它们会为默克尔滚蛋而鼓掌。


默克尔一走,共同价值观的纽带会脱落,连德国极右翼都在兴起,欧洲更是如此,它们都反对欧元区的存在,没有欧元区,那欧洲还搞什么一体化?


欧洲一体化停摆也好,省得老是喊要警惕某国破坏欧洲团结。


老妈走了,大姨要单过,二姨就知道浪,小伙伴们都自由了,没人管着,好开心!

接下来,宝宝们有的会被怪叔叔骗走,有的会跟约瑟夫大叔玩火,他们也会娇羞地管某东方大国叫爸爸……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6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后沙:欧洲妈妈默克尔要走了,欧盟宝宝们要散伙?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