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赵皓阳:寒冬前的胡言乱语:聊一聊今年的经济形势

 

首先不要误会,这个寒冬不是指的经济形势,就是说的自然天气。现在真挺冷的,供暖还有一周才来,开空调效果甚微,打字手都有点僵。至于经济的问题,老读者们都一定都知道,从2015年起我就每年都会写一篇分析当年经济形势的文章。所有的文章都是基于当年的《中国经济蓝皮书》进行分析,一定是以详实的数据为基础的。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去年和前年关于经济形势的分析:可以对近三年我国经济发展的脉络有一个大致了解。当年的蓝皮书要到次年一月才出,所以本文的分析不基于任何数据,只是我的一个直观感受,因此题目用了“胡言乱语”四个字。到时候我也肯定会写一篇严谨的分析,今天就当我有感而发写了篇流水账吧。不过说实话,很多时候直觉的判断也有价值的。

 

下半年起我先回家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去北欧玩了半个月,再回家过了一个十一,十月中旬才回到北京。但这次回来,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经济形势明显感觉严峻了很多。

 

回北京之后见了一位开游戏公司的大佬,他刚刚成立了一个影视公司,打算进军影视娱乐圈,就把我喊出来问我有啥想法没。我说大佬你现在入场也太不合适了吧,你做这些游戏日入斗金、躺着挣钱,何苦来影视圈这个小池塘呢?更何况这个行业刚刚经历过查税的腥风血雨,多少小公司倒闭,多少大公司准备裁员,多少项目不能按原计划上线,真的是哀鸿遍野一地鸡毛。你现在想入场影视行业,跟1949年加入国民党有啥区别?

大佬也是哭丧着脸说贤弟有所不知啊,游戏行业比这还惨啊,国家已经大半年不放批号了,一个都没有啊,整个游戏产业所有的公司新项目都得暂停。我那个公司已经辞退了一半的开发了,要明年还没号另一半估计都保不住,只剩下几个运营维护旧游戏了。我们也总得找点活路啊。

这次回北京才一个多礼拜,就跟各行各业的朋友吃了吃饭聊了聊天,感觉就是余秋雨《信客》里面那句话:“……变化和新闻,历来是坏事多于好事,便一起感叹唏嘘”。做实业的已经惨了一年多了,去杠杆之后融资难上加难,基本时时刻刻处在现金流断掉的边缘,而且很多行业资格证许可证已经不给私企发放了;金融行业的就不用说了,一个月就拿个几千块钱基本工资,天天嚷嚷着转行;基层公务员也惨,赶上政策调整密集期,每天加班不说,周末还得去贴钱贴时间扶贫;各大公司都削减校招名额,应届生压力也特别大……我看唯一过得挺滋润的就是还没到考研找工作这个坎的在校学生了,跟他们交流发现都挺积极乐观的。挺羡慕他们的,包裹在粉红色泡沫的美梦中,与现实社会隔离,不用为“明天的早餐在哪里”这种问题焦虑,就算梦醒之后无路可走,当下能有梦可做也是不错的啊。

 

赶上这一波经济下行的应届生尤其难过。前两天刚跟一传媒大学毕业的小孩子聊天,发现今年应届生确实有点惨。经济大环境不好,要么削减校招名额,要么压低待遇。我这朋友今年毕业去了一家影视公司,一个月工资5000,扣完五险一金四千多。这还是垂直领域顶尖高校的价钱,明年一月份转正也只有6000,拿到手五千多。这点钱在北京真活不下去,我俩算了下,一个月房租两千多,通勤就别想着打车了,一天伙食费控制在40块钱,否则周末就别想跟朋友出来改善改善了,什么化妆品衣服包包之类的消费就先别想啦。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不能满足正常生活的工资水平,工作都在核心商圈里,一个沙拉就不止40。


我四年前毕业,我留意了一下身边同学找工作的状况,那时候一线城市一本学校应届生平均工资在6000左右,硕士平均7000上下,看了一下跟今年这些孩子待遇都差不多。也就是说这几年来房租涨了很多,物价“温和上涨”,但是应届生工资非但没涨,还有缩水的趋势,这是最可怕的。


当然现在年轻人也过不了这么苦的日子,毕竟都是独生子女可以理解,我朋友讲她每个月家里补贴四五千,基本跟工资发的差不多。她说身边今年工作的同学们,男生不知道,女孩子没有一个不靠家里额外给钱的。所以父母也辛苦啊,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到大学毕业,工作了还得用自己积蓄给孩子发工资。

我就感慨啊,现在资本主义剥削方式进化了啊。以前是劳动者剩余价值被剥削,资本家把工资压低在劳动力再生产所需的价格。劳动力再生产就包括睡眠、饮食、通勤以及必要的放松和娱乐。结果现在应届生拿到的这些钱连必要的劳动力再生产都满足不了,还得靠家里的父母另发一份工资。但再生产的劳动力全部为工作所用,这尼玛不就相当于劳动者倒贴钱给公司吗。真是先进的后资本主义时代生产方式,贫富差距不大才怪。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性会造成资源分配的两极分化,即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被资本家榨取,难以形成购买力;商品积压导致工作岗位减少,失业的危机使劳动者竞争加剧,资本家又可以借此压低工资。这样就行成了生产过剩的恶性循环,直到经济危机的释放。

资本家们因为享受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红利,往往能在短时间内积累起巨额的财富。他们用这些十几辈也消费不完的财富去做慈善,赚得了“济世爱民”的美名,更消解了人们对于制度不平等的质疑:“你看他们人多好啊,拿这么多钱做慈善,所以人家配挣这么多啊。”

 

肯定有人会杠,说现在资本家也很难过。确实,我前面也说了,实体经济困难重重,很多企业步履维艰。但是吧,资本家也分为实业资本家、金融资本家、买办资本家、官僚资本家。哪些好过哪些不好过,不用我说你门都能看明白。还不能明白就去看看茅盾先生的《子夜》,看看里面一心实业救国的民族资本家有多惨,金融资本家如何扼住实业的喉咙,买办是怎样借着自己的主子呼风唤雨,以及四大家族是如何“秋风卷落叶”般的收割财富的。这就是阶级分析法。

而那些被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驱离”的劳动者们,往往都被按上了“堕落”“懒惰”“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的恶名。但事实就如我们前文所述,这种经济体制就无法足够的工作机会。BBC、NHK都有许多展现底层人民生活的纪录片,他们频繁的寻求工作,但也频繁的被解雇:有的是因为企业为减少成本而裁员,更多的是他们没有一个找到稳定工作的技能——最关键的是他们有没有钱和时间去培训这些技能,因为他们每天要保证自己不饿死,就要拼尽所有的精力了。即使这样,频繁失业的他们也被亲戚、街坊、同学同事普遍的污名化:认为他们道德堕落、好吃懒做、连工作的本事都没有反而享受着国家福利救济。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杀人诛心”:一方面让你成为生产体系的边缘人,纵使努力也难以改变自身处境;另一方面给你贴上“福利社会寄生虫”的标签——就如鲍曼在《工作,消费,新穷人》中所说:“指责穷人因为不愿意工作而陷入惨境,因此给他们安上道德堕落的罪名,且把贫穷当成是对罪恶的惩罚,成为了工作伦理在全新的消费社会里的最后一项任务”。在美国各州的司法案例和判决书中,“底层社会”这个词语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很长的相关列举——少年犯、辍学这、瘾君子、单身母亲、抢劫犯、纵火犯、未婚妈妈、皮条客、乞丐、暴力犯罪——用可怕的定性词语让所有体面人放下心中的道德包袱。这些社会边缘群体甚至无法获取正常的同情,更不要提帮助亦或是反抗了。

 


前一阵《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托马斯·皮凯蒂最近又有了一份新的研究成果:《2018全球不平等报告》。这一份报告里有价值的内容非常多,以后我会分别一点一点进行分析。今天可以先说一个小点,就是新兴国家经济增长乏力。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普遍认为,发展中国家会通过某种契机(经济体制改革、全球化等)经济开始腾飞,最终达到成为或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一观点被称为是“发展理论”,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以左翼学者沃勒斯坦为代表的“依附理论”——这一理论认为世界是一个金字塔,发展中国家受到发达国家经济上的剥削、政治上的干涉,几乎不可能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发展理论是国际经济学与国际关系学研究的主流理论,沃勒斯坦等人因为其鲜明的马克思主义色彩一直受到“边缘化”对待。

 
事实上发展理论的观点确实有很多论据支撑,比如日本经济腾飞二十余年;随后接棒的是韩国、香港、新加坡等“亚洲四小龙”——日韩新等国家地区,已经被认为是通常意义上的发达国家;再之后是中国经济自21世纪以来保持了近十年平均10%的经济增长速度。但有没有发现这些经济奇迹似乎有一个共性:都出现在东亚地区。而同样发展中国家聚集的非洲、拉美、西亚、东欧,却从来没有这样的典范——这一点《2018全球不平等报告》也用详实的数据揭示了,三十年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差距愈发变大,除东亚地区之外,其他南部世界并无明显改善。
 
如何理解这一现象,我们可以看社会学经典教科书《社会学》(安东尼·吉登斯著)中,对于东亚地区发展的评述:“东亚的经济增长并非没有付出代价,其中包括压制劳工与公民权利,有时甚至是暴力镇压;恶劣的工厂条件;对越来越多的女性劳动力的剥削;对来自贫困邻国的移民劳动力的剥削;以及环境恶化的日益蔓延。但不管怎么说,由于过去数代劳工的牺牲,这些国家中的一大批人正在走向富足”——这就是我之前讲过的问题,我们国家是一个零资本原始积累的国家,那么是如何在短短四十年内从全民经济条件基本平等到如今基尼系数“赶英超美”呢?这个问题大家自己去想。
 


作者继续指出:“20世纪50年代晚期,日本工人与资本家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韩国也是如此。所有的东亚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学生和工人们都曾反对那些他们觉得不公正的政治经济政策,使得自己经常冒着被捕的风险,有时甚至要牺牲自己的性命”(安东尼·吉登斯,《社会学》第七版,北京大学出版社,P574)
 


作者也分析了造成这一现象的文化传统:“儒家学说反复灌输的是尊重长辈和上级、崇尚教育、勤勉劳作,并且将得到证明的成就作为出人头地的关键,同时乐于以今日的牺牲来换取明日更大的回报。作为这种价值观的一个结果,压轴的劳动者和管理者都非常忠于自己的公司,顺从权威,勤奋工作,并且以成功为向导。”当然,“随着在今年的迅速繁荣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越来越看重炫耀性消费,而不是艰苦朴素和生产投资,诸如节俭之类的儒家核心文化价值似乎都在趋于衰微。”(来源同上)

 


大概就先扯这么多吧,诸葛亮说“临表涕零,不知所言”,我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点啥,大概真的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大脑也不运作了。只好祝大家周末愉快了。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49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赵皓阳:寒冬前的胡言乱语:聊一聊今年的经济形势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