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别了,默大妈

2018年10月29日下午1点(柏林时间),德国联邦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她在2021年联邦总理任期结束之后不会再政治领域谋求任何职位。这与不久前还强硬宣称“一定会参加12月底基民盟党主席竞选”的她形成鲜明对比。


造成这一局面的直接原因是最近举行的巴伐利亚州大选以及黑森州大选。


首先出现选情雪崩的是与基民盟共同组成联盟党的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在本次选票中得票仅37.2%创历史新低。自联邦德国成立以来,在巴伐利亚基社盟向来是躺着选都能赢,大部分时间占据州议会绝对多数独立执政。与历史上华丽的数字比起来这个37.2%看着相当刺眼。


紧接着在黑森州大选中,基民盟的得票仅仅27%,相比上一次选举下降了11.3%。这一结果成为了压垮默大妈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凡对德国稍微有一点了解的人都凭两个城市的名字就能理解这两个州的重要性——慕尼黑和法兰克福。


一般的分析认为,因为默大妈主导的难民政策招致绝大多数民众对联邦政府的不满,选民将不满的情绪带入到州议会的选举中,以至于基民盟和基社盟惨败。这一点与我国东南某省的绰号为“票房毒药”的领导人目前处境颇为相似。



因为难民政策是由默大妈主导的,导致了远在万里之外的一部分中国人迫不及待地将默大妈定性为所谓的“白左”。然而事实上,虽然难民政策的确有能跟国人口中的“白左”对得上号的政治势力在推动,比方说之前的文章提过的那位包庇性侵自己的不法难民的瑟琳·格伦是左翼党(Die Linke)青年组织负责人,但是默大妈推动难民政策的目的从来都不是因为她有多“圣母”,恰恰是因为她“右”。


德国目前福利体系,大体也是靠“三驾马车”来带动。第一驾马车是以“人民车厢”、“巴伐利亚发动机厂”为代表的大型跨国企业凭借资本、技术的优势从全世界捞取利润,再通过德国国内的中小企业进行财富再分配到德国人的口袋里;第二驾马车是德国主导的欧元体系,一方面学习美国在欧盟范围内广收“铸币税”,一方面辅助第一辆马车将整个欧盟变成德国企业的倾销市场;第三驾马车则是由以土耳其裔、非裔、东欧裔和越南裔欠高端人口支撑起来的服务业为德国国内市场提供价廉质优的服务。三驾马车也是相辅相成的,质优价廉的服务业压低生活成本为人才的汇聚提供条件,人才在德国汇聚才能保证跨国公司把剪羊毛的利润留在德国,同时保持对欧盟其他国家的技术优势才能保证德国“盟主”的地位。


第三驾马车是最不容易让人察觉到的。即使是笔者在德国生活了数年之后,对第三驾马车的认知仅仅局限于满大街的土耳其肉夹馍店。直到有一次通宵做实验,后半夜昏昏欲睡之时突然被身后的开门声吓得打了个机灵。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保洁来打扫卫生,寒暄时她那味儿倍儿正的大舌头口音可以听得出她来自东欧。在保洁赶在天亮前把卫生打扫完离开后,笔者不仅明白了每天办公室垃圾筐里的垃圾是啥时候没的,也直观地认识到不仅有折叠北京,还有折叠德国。


近年来,由于时代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如厄齐尔这般的移民第三代走上社会,不仅一部分外来裔德国公民后代有了一个中产阶级的心,甚至就连德国人都不太乐意做技术工人,更遑论低端服务业,这就很尴尬了。第三驾马车一旦支持不下去,第一第二驾马车也会难以维持。虽然目前德国尚能维持,但很显然危机已经悄然临近。


理论上应对这种情况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是全民自己去掌握生产资料,干多少活享受多少福利大家商量着来;第二条是财政紧缩,砍福利;第三条则是再进口一批欠高端人口。这三条路说明,想要福利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如果是基于这一常识,那么这个问题还有解。


但是德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思维方式更像学龄前儿童——便宜都要占,代价全不干。让他们去跟冯老爷和大资本家们刚正面,他们不敢;节衣缩食,共体时艰,他们不满;难民对社会造成冲击,他们又不能忍,这就麻烦了。与我国东南某省人民既嫌火电核电不“环保”要关停,同时电费还不能涨的思维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作为信奉基督教保守主义的领导人的默大妈来说,显然第一条是改旗易帜的邪路不予考虑;且默大妈的前任施罗德正是因为砍了失业救济而被轰下台的,默大妈不可能不引以为戒。所以让默大妈来做这道选择题,其实只有唯一一个选项。


2005年与施罗德交接时意气风发的默大妈,是否会想到今日的下场


在默大妈勉强维持眼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的时候,她的队友亦不忘抓住一切机会让她难堪,吧德国人的拆台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典型如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目前担任内政部长的他曾经担任巴伐利亚州政府一把手长达10年,不可能不知道德国经济以及福利体系的现状,且不见得能拿得出比默大妈更高明的办法,但他围绕着难民问题拆默大妈的台为自己博眼球却是一把好手。例如默大妈在难民遣返的问题上坚持要在欧盟框架内解决问题,泽霍费尔则针锋相对地要求德国单方面地采取措施。为此在今年7月甚至不惜以一场辞职闹剧相威胁,而一旦他辞职,默大妈当时才开张不到半年的新政府就要关门大吉。


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目前担任德国联邦政府内政部长。曾在2008-2018年期间担任巴伐利亚州政府一把手。


泽霍费尔这一手令人窒息的操作造成的结果亦让人哭笑不得。在泽霍费尔的步步紧逼之下,默大妈执政当局不得不发表声明要对难民政策进行调整。这一出尔反尔的举措其一不能让那些转投右翼立场更为明确的“另类选择”党的选民重返联盟党麾下,其二还让为了支持难民政策而支持默大妈的真·白左们转投难民政策立场更为明确的绿党,其三泽霍费尔难看的吃相让联盟党的铁杆支持者觉得恶心而不去投票,最终造成了基民盟、基社盟在黑森、巴伐利亚的选情崩盘。


 黑森州议会大选最终结果,极右翼“另类选择党”和“绿党"成为最大赢家


如今,默大妈终于宣布了不在寻求基民盟党主席和德国总理的连任,也让基民盟内大大小小的政客松了口气,就好像厄齐尔退出国家队德国足协的官僚们松了口气一样——德国的甩锅文化又有用武之地了。在厄齐尔的事件里看清德国人嘴脸的我们应该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年底在汉堡举行的基民盟党代会会是怎样的场面,无数的锅等着被往默大妈身上甩,基民盟的各路诸侯也磨刀霍霍等着围剿默大妈的“余孽”。只要能成功地把所有的责任往默大妈头上推卸,政客们的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至于他们在这次危机中扮演过什么角色,以及国家的前途走向何方,这不重要。所以,“默克尔”这个在我们脑海里和“德国”紧紧绑定在一起的名字,这次看来真的要逐渐从我们的视野淡出。


或许在中国人看来,默大妈能力不符合我们对国家领导人这个工种的认知,但已经是德国目前最拿得出手的一位;她身上或许满是槽点,但是她的工作是给八千万巨婴做保姆,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实在不该对她有过高的期待。


最后,以《艾子杂说》中的《富人之子》一文来结尾。


齐有富人,家累千金.其二子甚愚,其父又不教之.

艾子谓其父曰:"君之子虽美,而不通世务,他日竭能克其家?"

父怒曰:"吾之子敏而且多能,岂有不通世务者耶?"

艾子曰:"不须试之他,但问君之子"所食者米从何来".若知之,吾当妄言之罪."

父呼其子而问之.其子嘻然笑曰:"吾岂不知此也!每以布囊取来.

其父揪改容颜曰:"子之愚甚也!彼米不是田中来?"

艾子曰:"非其父不生其子."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52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别了,默大妈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