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贵州三次跨越发展丨脑回路清奇的贵阳

这是《闲话九州》的第五篇文章。


这一篇,我们聊聊贵州。






贵州,地处中国西南腹部,与重庆四川接壤,全省遍布山地、丘陵、喀斯特地貌,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


贵州地处内陆又穷山僻里的,无法像江西河南一样发展农业,也因没有平原且喀斯特地貌十分脆弱,更无法大力发展工业和承接沿海地区落后产能,这样的先天不足直接导致了贵州从古至今都经济落后,“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的俗语一直伴随着贵州,贵州长久以来都是靠美丽如画的旅游资源,和西电东送的能源资源吃饭。


贵州书记石宗源亲笔写的“走遍大地神州,最美多彩贵州”广告语,深入人心。


多彩贵州


贵州穷,2017年,贵州GDP排在全国25名,人均GDP排在28名,在全国范围内处于后梯队的“后进生”行列,不仅与沿海省份差距悬殊(广东是贵州的7倍),就是和隔壁的四川湖南比,贵州也有一定距离。



贵州gdp,全国吊车尾。


贵州人自己戏言:


广东GDP两年增长出一个贵州


重庆GDP一年增长出一个贵阳


另外,甘肃人口2千6百万,海南人口900万,宁夏人口600万,而贵州人口,则是巨大3千5百万,人口是海南的4倍(GDP则3倍于海南),宁夏的6倍(GDP则4倍于海南),也比甘肃多了1千万。


因此,在全国各省“人均GDP”上,贵州曾长期倒数第一。


扎心了,贵州老铁……



在2016年国家认定的贫困中,贵州贫困县的数量仅次于云南,以全省50个贫困县排在全国第二位,其中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有15个县,其中14个是国家级贫困县。


贵州贫困山区学校的孩子们


又想到了被称为“山东西藏”的菏泽市,当年菏泽共8个县,都是贫困县


都好扎心啊……


贵州不仅当代落后,历史上也不辉煌。


地处大西南群山之中的贵州,和关中、河洛、山东、江浙等中华文明传统核心区不同,“自古以来”都是蛮夷之所,长期处在中央帝国的视线之外,古代成语“夜郎自大”,那个狂妄自大的弹丸蛮夷夜郎国,就在贵州境内。


直到公元974年的时候,贵州土著归顺宋朝,宋朝才开始设置贵州,行羁縻州制。


当年宋朝对贵州的敕书中这样写到:


“惟尔贵州,远在要荒”


嗯,这是“贵州”两个字第一次载入史册,之后的历史,相比湖南四川的人才井喷,贵州人则相对较低调,长期默默无闻,近代表现尚可,出了张之洞、何应钦等牛人,拉远来看,贵州历史表现,平淡无奇。


贵州经济不发达,历史上又无底蕴,放在全国各省大家庭中来看,的确很不出彩,也正是如此,低调千年的贵州这些年的跨越性发展,才如此显眼和精彩。






贵州这些年经济增长很快,在新常态下,全国经济增速下缓,然而贵州增速却长年保持高水准。




连续7年的高速增长,让贵州终于在2015年,摆脱了“人均GDP垫底”的尴尬位置。


(现在谁“人均GDP”垫底,猜猜?)


落后的贵州之所以能长期保持高增速,依赖的就是李书记、林省长、陈书记三人领导的三次跨越发展。


李同志:神盘效应推动的特色城市化进程


林同志:高铁时代的西南交通枢纽


陈同志:大数据的弯道超车






神盘效应推动的特色城市化进程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落后省份要实现后发超车,几乎无例外,都是先集全省之力发展省会城市,省会城市先进行虹吸效应,发展好后再红利外溢,对省内其他城市发挥带动效应。


贵州经济落后,而全省人口高达3千5百万,省会贵阳人口增长到18年都不过500万人,占比较少。



如成都花光洪荒之力发展四川,四川每年把最多的国家补助和交通优势都放在成都身上,成都万千宠爱于一身,国人只知成都不知四川,戏称为“成都省四川市”。


相比成都等省内龙头城市,贵州因为是旅游大省,旅游资源和能源优势是发展第一推力,红色旅游加国酒茅台的遵义,苗疆文化的黔南,生态旅游的毕节,西电东送起点的六盘水等城市,因此发展,和贵阳经济差距并不大。


更何况,为了配合20年小康脱贫硬性任务,贵州省内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也都基本兼顾了各大市州的协调和平衡,贵州成为中国西部首个“县县通高速”(这是林树森力主的工程)的省份,因此贵州全省发展较均衡。



贵阳市面积也小


不管是人口规模,还是经济指数,亦或是面积占比,贵州省会贵阳在全省的首位度,都很不显著,无法胜任贵州火车头的要求。



特别是遵义与贵阳长期不和,遵义对贵阳的压迫感,可谓国内少有。成都武汉这些放眼省内无敌手的省会,根本体会不到贵阳市委班子心中的压力感和紧迫感。


所以,这是贵州面临的情况:


贵州发展要车头,贵阳需要当车头。


这是当年贵阳书记面临的情况:


贵阳全省首位度,很不显著。


曾经为瑞环秘书的那位同志,面对困局,是怎么做的呢?


07年到任的他,面对城建破败、市政落后的贵阳,到处都是花钱的事,但是,贵阳财政收入常年紧张,2007年贵阳市财政总收入仅188亿,与邻近省会城市相比,昆明340亿,近乎贵阳两倍,成都990亿,近乎贵阳的6倍,贵阳在大西南可谓不折不扣的穷小子。


另外,07年那会贵阳是二线末尾城市,经济落后人口有限,市区内又多历史遗留下来的棚户区,拆迁成本很高,贵阳不是梧桐树,自然难引金凤凰,07年“招保万金”等大房地产商对贵阳并无多看重,遑论远赴深耕。


贵阳多城中村棚户区,改造要钱,布局CBD也要钱,“招保万金”等大房地产商又不青睐,巨大的投入贵阳政府难以承担,掌舵贵阳的李同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因此,贵阳几乎没有选择余地的,选择了一条具有“贵州特色”的房地产驱动道路。


是的,毛主席教育我们,“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贵阳教育我们,“没有夜壶,自己做个夜壶也要拉”


贵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作夜壶,而且一做就是俩


还记得当年轰动中国的第一神盘,贵阳“花果园”吗?




巨无霸楼盘“宏立城·花果园”,建筑面积达到惊人的1830万平方米,规划居住人口35万人。足抵贵阳市修文县人口的总和。


2010年10月开盘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地产单盘能够连续数十个月豪夺全国销售冠军,并创下单月41.62亿元成交量的惊天业绩,花果园被称为“中国第一神盘”。


而操盘中国第一神盘的房地产商,不是招保万金,不是碧恒万融,而是贵州本土发展的实力尚小的企业——宏立城集团。


宏立城掌舵人,贵阳首富肖春红


宏立城肖春红的起家史很是玩味,他是湖南人,二十出头就和弟弟肖春明下海,曾经在遵义从事建筑工程承建,到贵阳发展后创立宏立城。


宏立城在贵阳做的第一项目,是山水黔城项目,那时肖春红率队到全国各地考察,看上了星河湾,梁上燕以“600万年薪”火线加盟宏立城,网罗了大批星河湾人才到宏立城。当时,亚洲时尚大典、精装修高峰论坛等一系列大型活动以及连续的广告轰炸,再加上在贵阳地产推广中前所未见的每天八个版的报版广告,使宏立城的山水黔城成为2007年贵阳争议最大的楼盘。


在山水黔城项目后,宏立城站稳脚跟,但实力还很弱小,总资产不到30个亿,而就是这个资产不到30亿,之前只有一次开发经验的宏立城,成功拿下了贵阳市的神盘项目。


2010年,宏立城从政府手里取得总建筑面积达560万平方米的花果园彭家湾棚户区改造项目,项目投资规模300亿元。


2011年,宏立城再次拿下五里冲片区改造项目,该项目毗连彭家湾片区,系彭家湾项目的延续性项目,投资规模600亿元。


至此,宏立城的花果园项目成为一个总投资达900亿元的巨无霸,拿这一投资规模与当时30亿元级的企业总资产相比,投资杆杠不言而喻。


宏立城尚不是上市公司,其财务状况、资金链条、融资渠道均不为外界掌握。


宏立城怎么拿下花果园呢?


首先,大部分房产开发的理念,都是滚动拆迁,拆多少,卖多少,盖多少,这种对启动资金要求不高的操作方法,看起来是降低开发难度,实际上却会随着城市开发的不断提高,越往后拆,周边地价越高,拆迁成本变得越大,谈判成本越高,拖得时间也越长,因此,宏立城选择了一次性拆迁了南明区的所有棚户区,没让成本滚动上去。


再次,就是贵阳的配合了。


贵阳市政府允许宏立城“生地熟挂”,即政府先以生地挂牌,让开发商预交土地费,用以拆迁和土地整理,待完成以后再转让熟地,这极大降低了宏立城的拿地成本。


同时,政府允许宏立城在项目挖地基阶段,只要预交25%的工程款,就可以取得预售证对外销售这又极大加速了宏立城的资金回笼。


融创孙宏斌有一句话很经典:


房地产为什么这么赚钱?


可以它用银行的钱、客户的钱、建筑商的钱,所有的钱都是应付款,从来没有应收款。


虽然贵阳政府财政有限,地方政府无力进行土地整理和市政投资,不得不借助社会资金,以超级大盘的路径快速实现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升级改造“超级大盘等于是开发商帮贵阳政府在运营城市”,但宏立城这样一个30亿级别的新兴企业,以近乎30倍杠杆撬动了贵阳900亿的巨无霸项目,“红到我们的省长都能在会上点一点他的名字”不得不说还是有点现实魔幻主义


这是第一神盘的尊荣:



贵阳其他地产商曾对记者爆料:


“凭什么贵阳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大盘,容积率却比北京、上海、香港的CBD还要高。


“业内有人说花果园给贵阳新建了一个带电梯的棚户区。他确实把原来的棚户区改造升级了,但顶多是一个升级版的QQ。”


这样的第一神盘最后还是大卖,宏立城在贵州本土地产商里也一跃成带头大哥,肖本人成为当时首富,而其身价几乎完全从花果园项目中掘取。


结果后来肖春红膨胀了,公司内部人员说他“既然已经操盘过中国第一神盘了,那国内其他区域其他项目他都没有什么兴趣了,觉得没有超越性,没有挑战性,他要搞就要搞一个更大的”,后来出海去印度尼西亚搞美加达新城,结果这个国外第一神盘,因为宏立城没有得到当地政府如贵阳那般的优惠配合,结果搞砸了。


碧桂园的城市花园,宏立城的美加达新城,成了中国房地产商出海的两大经典失败案例。



超级大盘花果园成功后,贵阳的发展方针,已经很清晰了:


“只有借助开发商的力量,贵阳才得以对老城区城中村和棚户区进行改造,或布局城市新功能区如金融中心、旅游胜地、CBD等,实现GDP的高增长。


然而,上面说过, 夜壶有两个……


是的,贵阳除了肖春红的宏立城,还有罗玉平的中天城头。




罗玉平,四川人,号称贵阳“罗半城”,即贵阳有一半的房子是他开发的,贵阳大名鼎鼎,后来罗半城半路杀出,吞下明天系资产,更是全国皆知。



罗玉平的发家,也很有意思。


之前名不见经传的肖春红开发完神盘花果园后,之前也一样名不见经传的罗玉平,也突然爆发,开发了另一神盘——未来方舟。



中天城投旗下未来方舟项目,是贵阳楼市一个足以与花果园分庭抗礼的超级大盘。


项目占地超花果园3倍,由于最初将客户群定位于中高端,故以2左右的低容积率,规划居住人口17万。


未来方舟、花果园被认为贵阳楼市的“花舟二人转”由于两盘成交量加在一起,在市场中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因此“花舟二人转”毫无疑问成为贵阳楼市的晴雨表。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几乎平分贵阳房地产市场的罗玉平、肖春红,不仅是对手,更是“故人”。


肖春红在遵义从事建筑工程承建,当时罗玉平与他一起搭档,到贵阳发展后创立宏立城的时候,肖为董事长,罗出任总经理。


按理说,罗是肖的元老功臣,那他当年为何出走呢?


肖春红家里有六兄妹,他排行第三,兄弟姐妹中不少都有在宏立城工作过的经历,他的弟弟更是常年担任宏立城副总裁。


而宏立城集团,曾有过几波大换血,早期罗出走宏立城后,肖引进大批星河湾人才,第一神盘项目后,肖在17年大换血,原万达高管张云计被肖春红礼聘过来,大量“万达系”人马加入宏立城。而在宏立城海外项目受挫后,肖清洗万达系,又请了一个从华润出来的王总当总裁,管理层又换成了一批华润人。


宏立城真是铁打的肖家人,流水的星河湾系、万达系、华润系……


罗玉平真该庆幸,庆幸他早早和肖春红say goodbye了。


而我们看到,罗玉平出走后,发展情况甚至比肖春红更好——罗中天城投,而不是肖的宏立城,成为贵州本土唯一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


而肖和贵阳的关系,也很是玩味。


中天城投实际控制人是罗玉平,贵州国资委只是二股东,而2011年中天城投收到政府补助2.86亿,占其当年净利润的54%。



2011年3月,中天城投与贵州省政府签订协议,承担贵州省“十二五”期间全省一半的保障房任务(不是全是一半)。按协议,中天城投将在5年内完成1000万平方米、年均200万平方米保障房任务,总投资200亿。


众所周知,保障房是众多开发商不愿意接的“烫手山芋”,万科总裁郁亮甚至放出那样一句话:




郁亮言外之意,就是保障房极难盈利,11年总资产只有185亿的罗玉平,却接受了200亿体量且很难盈利的保障房项目,郁亮若知道,估计眼睛都要瞪出来。


不是郁亮看不懂市场,是郁亮看不懂贵阳。


商场之上的罗肖二人,再多龌龊恩仇,在领导面前的酒桌上,还是江湖一笑,不得不说,政府很会玩平衡。


而后,贵阳在罗肖二人的例子下,开始力推“大盘模式”:


贵阳当地政府一般会规划出千亩以上的大地块,然后寻找有实力的开发商,将此地块上的土地征用、拆迁整理、安置房建设和市政配套工程等本该由政府承担的土地一级开发,交由开发商完成。


这样的情况下,贵阳土地招拍挂时的成交价相对于起始价上浮比例不过3%,远低于全国标准。

当下在贵阳已规划和在建的,建筑面积超过200万平方米的楼盘,不下10个,超级大盘如雨后春笋般在贵阳涌现,

贵阳大盘模式中,开发商不再暴利,买房者得了实惠,政府也成功实现了城市的升级改造。

贵阳政府对房地产那套吃的很透,如新浪乐居贵州站总经理周浩金说的那样:


“贵阳房价是西部落后地区的特殊产物,是‘穷人家的办法’。”


更高明的是,罗玉平和肖春红这两个市场对手,过往恩怨的一对,在政府面前,却是乖乖仔,两人曾双双出面成立了一个协会。


——和谐贵阳促进会



和谐贵阳促进会会长、中天城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玉平。


名誉会长、贵州宏立城集团董事长肖春红。


这个民营企业家齐聚一堂的会,是干什么的呢?


2011年初,贵阳书记向贵阳统战部部长抛出一个问题:“你们非公企业、民主党派能不能帮市委、市政府解决一些社会遗留问题?”


一个名为“和谐贵阳促进会”的团体,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累计筹集专项捐赠资金3420万元,加上各区县和谐促进会筹集的3000多万资金,化解了194个社会矛盾,涉及国企改革、低保补助、涉法涉诉、环境污染、劳动纠纷、拆迁补偿等多个方面。


(如,一位无人可依的贵阳上访户,得到了20万,百余国企退休职工,其十年期的基本医疗保险费用得到报销。)


而罗玉平和肖春红,贵阳两大龙头房地产商,在促进会揭牌仪式上起了带头作用,一人捐出一千万。



在当地统战部门力推下,和谐促进会所到之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迅即得以解决。有的群众赠送锦旗答谢,有的访民承诺不再上访,这被多方视为理想的结局。


对两人互相制衡的状态,贵阳应该很满意。


对两人合作配合的态度,贵阳应该更满意。


当任志强哀叹房地产商是国家的夜壶时,他真该看看贵州的“罗肖二人转”,看看他们两人,是如何从夜壶变成“左右手”的。


该怎么评价这“罗肖二人转”呢?又该怎么评价贵州特殊的房地产道路呢?


岱岱平心而论,作为大西南穷小子的贵阳,能在困难的条件下用如此方式启动城市建设,短短几年便将一个破旧的贵阳改头换面,并将“罗肖二人转”驾驭的如此得心应手,他水平是有的。


特别是他主持的“三创一办”运动,(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和协办2011年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简称"三创一办")很好的改变了贵阳的市容市貌。


干部队伍懒政怠政的现象,各地都层出不穷。贵阳市区曾有一地十分污秽,市民不堪其臭,而当地部门不闻不问,有市民反映到“三创一办”市民热线后,领导召来亲自当面训话,然后市民看到当地部门领导拿着拖把扫把,集体上街劳动,将之清洗干净,路过的贵阳市民皆哂笑,都不禁为书记点赞。


当然,这些做法也有一定隐患,隐患有二。


1、太过依赖房地产,这个隐患中国人都懂。


2014年,媒体公布了地产依赖度城市排名,排名前10的分别是贵阳(51.16%)、昆明(43.31%)、福州(36%)、西安(34.46%)、沈阳(29.69%)、厦门(25.97%)、武汉(25.36%)、郑州(24.94%)、杭州(24.83%)、重庆(24.11%)。


贵阳位居榜首。


2016年,再次公布这样一则数据,前十大城市分别是:贵阳、福州、西安、郑州、珠海、济南、合肥、廊坊、厦门、武汉。


贵阳排名依旧榜首。



2、官商关系不清明,这个隐患就只有贵阳人能懂了。



这是宏立城肖春红建的“艺术中心”,富丽堂皇,神秘且不对外开放,贵阳人称呼为“白宫”,这栋建筑只有贵阳人懂。



白宫的前面,华灯彩照。


白宫的背后,深藏阴影。


岱岱个人认为,他的方式,很有胆魄,大刀阔斧,也很另类,但他对贵阳的发展,还是居功甚多,如果没有他那些年城建的大力推进,贵阳会错过发展机遇。



至于拉高了贵阳房价的说法,实际上全国房价一盘棋,如果不是他力推的大盘模式,降低了房地产商拿地成本(贵阳招拍成交价上浮比例不过3%,等于政府让利民众),贵阳房价比现在还要高些。


(可惜,贵阳后面来了很多炒房团……)


这是2006贵阳中环路南段,当时还没有立交。



这是当下情景,中环路南段这条路,小区多了。



这是2006贵阳东二环路。

这是当下的图,有了东二环路立交和众多小区。

变化之大,不言而喻,而贵州主要的变化,就发生在他那6年。


实事求是的讲,其贵州特色大盘模式房地产,打了“一二级捆绑联动”、“生地熟挂”等政策擦边球,甚至可能搅浑了贵阳官商关系,日后难脱其嫌,但也大局为首地发展了贵阳,并用“穷人的办法”让利与民,维护市民利益。搞的和谐促进会的确有“花钱消灾”的意思,甚至差点“民营企业成为政府钱袋子”但也的确实打实地帮扶了困难群众。


不得不说,该同志脑回路很清奇,做事很不拘一格……


更重要的是,原先省内龙头地位不保的贵阳,本钱不足,驱动不振,但在他那几年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他的努力维护了贵阳的龙头地位,克服了老城区和棚户区的顽疾,重新布局贵阳城市新功能区,给贵阳作为省会龙头跨越发展、成为西南交通枢纽打下了坚实基础。


其人,有功。


13年7月,他离开大山之中的贵阳,在后面,他去了椰林海岸的海南。


贵阳群峦叠嶂,晚霞很美,他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夕阳下一座近乎崭新的贵阳城


和在彩霞中回荡的那句话——


“脑回路,清奇…………”







下篇贵州文章,岱岱要精心雕琢。


以致敬那位猛人。


一位只用两年时间便彻底扭转贵州交通边缘地位的猛人。


一位在各省夹击中杀出一条血路的那位猛人。


一位几乎以一省之力反转了国家整个大局部署的猛人。


是的,他就是贵州人熟知的那位老省长。


下一篇,《贵州三次跨越发展》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54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贵州三次跨越发展丨脑回路清奇的贵阳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