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再造贵州!

这是《闲话九州》的第六篇文章。


也是贵州的第二篇文章。



上一篇文章,我们了解到,在贵州急需省会贵阳提振龙头地位的形势下,在穷小子贵阳不够资本进行城市建设的困境下,贵阳政府独辟巧径地开创了贵州特色的“神盘模式”,用中天、宏立城这两条左右手,各种政策擦边球,克服了贵阳老城区和棚户区的顽疾,重新布局贵阳城市新功能区,为贵阳市政的跨越发展、提振省会龙头首位度、成为西南交通枢纽打下了坚实基础。


李同志“穷人有穷人的办法”,做事不拘一格,脑回路的确清奇。


而这一篇文章,我们将来深入了解那位贵州人所众知的老省长。


一位只用两年时间便彻底扭转贵州交通边缘地位的猛人。


一位在各省夹击中杀出一条血路的那位猛人。


一位几乎以一省之力反转了国家整个大局部署的猛人。



林同志,广东潮汕人,原任广州市长,惜乎不得志,且因调控房价在广州被排挤,后来转任贵州省长,谁都不太看好,然而,他的到来,为古老的贵州打开一扇大门。






背景交代


林同志的故事,在贵州乃至中国政界都广为流传,聊他的文章很多,写他之所以能成功的文章更多,但论点往往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为了给吃瓜群众以上帝视角,岱岱这篇文章首先从大局观出发,把中国的国情环境和盘托出,让大家对林省长“再造贵州”的来龙去脉、功成失败,都有清晰的整体逻辑。


首先,中国一大基本国情,就是在中央定下的地方诸侯竞争上岗的制度下,央地关系下的“地方竞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风云,各省之间面上都是一团和气,本质都是竞争关系。


如武汉一直视自己为中部理所当然的龙头城市,作风霸蛮,往南曾拉拢九江独揽长江枢纽,差点打断南昌九江的“昌九一体化”进程,往北靠刘跨越收割郑州交通优势,直到李博士崛起,将郑州和武汉同列为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在武汉面前的底气才大了起来。(九江还在武汉的“淫威”之下)


如以广西为主导的北部湾经济区,和以广东为主导的泛珠三角经济圈的龙争虎斗,两广争夺广阔的西南经济腹地,两广历史上亲如兄弟,当下却势同水火。(林高铁的成功,即源于两广矛盾)


更别说在“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高铁时代,各省、各市出于经济利益和民生利益,想方设法争夺铁路的斗争,更是白热化。




高铁是宝贝,各省各市争着抢。


央地这个度把握的好,地方就是良性竞争,彼此发展积极性大大提高,中央也能在地方之间大搞平衡。


这个度把握的不好,就会导致地方恶性竞争,各地以邻为壑,大家都不好过。


这个度走向极端,就变成了地方利益集团为了一地之私,而对中央阴奉阳违,形成“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困境。

 


 不久前卸任的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接受记者采访时,深有感慨地说:


“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政令不通,中南海制定的东西有时都出不了中南海。像解决困难学生助学贷款的事情,下边根本就不听嘛,连这样的政策都不执行,还说别的吗?”

 

“还说别的吗?”那就再说点别的吧,如我们都知道的,之前中央打压房地产的次次失败,就是因为土地财政捆绑了地方政府,这让地方对中央打压房价的政策一直不买账。



 十二五规划提出五年要推出3600万套保障房,但因对地方的利益造成太大伤害,所以保障房至今还是开工仪式多,验收仪式少。


为什么贵阳中天的罗玉平敢签下大笔保障房建设?



中天城投与贵州省政府签订协议,承担贵州省“十二五”期间全省一半的保障房任务


因为中天和万科不一样,它完全是贵州的左右手。


省与省的竞争,不仅客观存在且十分激烈,很多曾经红火的城市,都因高铁的易轨迹而优势不在。


如柳州。



柳州曾是西南地区老牌铁路枢纽,靠着焦柳铁路沿线的工业城市红利 ,柳州成为一个著名的工业城市,也拥有全国唯一一个不设在省会城市的铁路局。万科王石的父亲,就曾在柳州铁路局工作。



但在2007年,柳州铁路局搬迁到省城南宁,更名为南宁铁路局,唯一一个不设在省会的铁路局没了。在高铁时代,贵广高铁过桂林不过柳州,南广高铁过南宁不过柳州,呼南通道也不过柳州,“因铁路而兴”的柳州,最终“因铁路而亡”。


曾经无限风光的柳州,就这样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彻底凉凉。


这是广西柳州的内心:



因时代大势凉凉的,除了柳州,还有株洲。



株洲也是典型的“火车拉来的城市”,想当年的普铁时代,株洲是京广线与沪昆线的交汇,曾是非常重要的火车与地铁列车生产基地。曾经风光无限的株洲,江湖号称“北有郑州、南有株洲”,能和跺跺脚全国铁路抖三抖的郑州齐名,株洲的确是“祖上曾经阔过”


然而高铁时代呼啸而过,江湖风云翻涌无情,在湖南集中资源倾斜省会长沙的政策下,多条高铁不走株洲而改走长沙,株洲的枢纽地位一落千丈,交通红利不再,产业单一乏力,“火车拉来的株洲,终于被火车拉了回去。



一批又一批的铁路提速,一批又一批的高铁建设,一批又一批的城市排名变更,高铁时代呼啸而过,江湖风云翻涌无情,而本文的贵州,就曾经因此凉凉。





差点凉凉的贵州


交通一通,百业旺,没有好的交通物流条件,其它都很扯淡,特别是高度依赖旅游资源的贵州,对交通的依赖更是深入骨髓,林省长到任贵州后,经过深入调研,就一下抓住了贵州交通这一牛鼻子。


如他对贵州干部的讲话所言:


制约我们发展的关键是流通问题,流通问题说到底还是交通问题。


现在,从贵阳到广州运货,中间必须要过夜,对于企业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据我了解,不少企业到贵州投资,已经进来了,因为物流条件太差,又退了出去。本省发展得比较好的企业,你问他能不能再快一点,他会跟你投诉说我省目前的物流条件不行,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旅游资源本身也有开发的问题,但更关键是两个问题,一是交通,二是城。


交通对贵州如此重要,而贵州山多,几乎没有平原的贵州,修建铁路成本十分昂贵,临省铁路成本比贵州便宜一大截且地形复杂,铁路不得不降速,因此两大劣势,在铁路更新换代下,铁路越来越不青睐贵州。



这是渝怀铁路,考虑到铁路成本和火车速递,渝怀铁路宁愿绕个圈都不从贵州过。


贵州真的要和柳州株洲那样,凉凉吗?


2006年,初来乍到的林省长,在台上向贵州干部讲解贵州面临的发展危机,句句振聋发聩:


最近我国铁路第六次大面积提速,从铁道部提供的地图来看,提速的大部分是沿海地区,包括京哈线、京沪线、京九线、京广线、陇海线、兰新线和浙赣线,整个西部地区基本上被甩开了!


3月29日,媒体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按照铁路提速方案,由成都、重庆开往上海,广东方向的12趟列车将不再走川黔线,而是经由通行速度更快、线路更短的渝怀铁路,“甩开”我省大部分主要城市,不再经过我们的遵义、贵阳等地!


而我们的贵阳,曾经是西南地区的铁路枢纽啊!


但是后来成都、怀化、昆明、柳州这几个地方的枢纽地位上升了,变成三个铁路局来管贵州的铁路运输;现在渝怀铁路标准比川黔铁路高,从成都、重庆连接中、东部的较为快速的通道又把贵阳甩在一边,我们正在被别人边缘化!


边缘化的结果就是人流、物流越来越难流通,生产出来的东西相对成本越来越高,卖不出去,外面的企业进不来,自己的企业搞不大,不能很好地进行社会化分工,永远是自给自足的低水平内部循环!


如果我们还没有危机感和紧迫感,还不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步伐,这是死循环的边缘化!


是的,2006年木同志到任贵州时,十一五计划已经运行超过半年,贵阳的高铁不在其中,四纵四横也不含,发改委目录更没有,中央对贵州交通近乎漠不关心。


贵阳甚至贵州,都和株洲柳州一样,曾经是铁路网络的枢纽,然而随着铁路的一次次提速和高铁时代的到来,贵阳乃至整个贵州都被别人甩在了后面,没能赶上历史进程。


林省长来贵州,是被贬而来,是负气而来,他不是来贵州养老,他要为贵州人民做事,他也要用贵州证明自己。


在台上的林省长,面对广大贵州干部,大手一挥——






修高铁的几个问题


知道要修高铁,不见水平,知道要修怎样的高铁,才见水平。


对此,林同志是有经验的。


林从96年开始主政广州,对交通问题很熟悉,因广东外来务工人员众多,春运压力特别大,林早在03年的两会上,就代表过广州向中央提交提案,提议建设武广专线。



由林发起,30多名广东全国人大代表提起议案:希望国家尽快上马修建京广铁路客运专线武广段。


林同志很老辣,他知道武广客运这一提议,肯定会得到铁道部的配合,因为当时铁道部部长刘跨越就是湖北人,而他的家乡是华容,他把全国的绿皮车停了,却在自己家乡专门修建了绿皮车通道。


而华容离武汉市半小时车程,刚好能放在武广线的路上。


果然,铁道部积极配合,从调研到设计,武广专线05年动工,四年半后就全线通车,刘部长大大缓解了广州运输压力的同时,也在他老家华容设置了一个专修的站。


然而,贵州高铁可不比武广客运那么简单,涉及的利益面更多,关系也更复杂。


首先,贵阳修铁路修到哪呢?


很多瓜友,甚至贵州瓜友,都理所当然的想,“贵阳高铁肯定是到广州啊,连接广东出海口啊”


实际上,这是贵广高铁修成后的想当然,贵州长期以来规划的出海口,一开始并不是广东珠三角,战略目标曾几次动摇。


如林同志所言:


贵州作为一个内陆省份,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出海口。


早些时候,我们贵州曾把出海口选在上海,因为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大家都希望他能够带动自己发展。上个世纪90年代,考虑到要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而上海与西南地区的距离太远,有关方面的同志确定要把广西北海作为西南地区的出海口。


过去我省交通建设的规划也把向东连接长三角,向北连接重庆,向南连接北海作为重点。

(注意,这一段没有广东)



是的,贵州建国初期,出海口选择是上海,后来,改成了广西北海。


林同志到贵州时,贵州选择的还是广西出海口,政府文件中还屡次出现“加强与广西北部湾的合作”等字眼。


然而,来自广东的林省长,尖锐的指出,“不走上海,不走广西,我们贵州要走广东!”:


为什么贵州不走上海?


林说:


上海是我国最大的经济城市,但靠上海带动贵州并不现实,因为上海和贵阳之间直线距离就有1500多公里。


为什么贵州不走广西?


林说:


北海是上个世纪90年代确定的西南地区出海口,汕头虽属广东,但偏离珠三角,更多地靠近福建、华东地区。这些地方目前经济发展的势头都很不错,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特点,加强与他们的交流与合作是完全正确的。


但是,zong书记强调要加快实现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这就要求我们要寻找一个真正具有较强辐射带动能力的地区,帮助我们实现跨越式发展,而不是跟在西部其他地区的后面,亦步亦趋。


是的,上海不现实,广西不靠谱,那贵州选哪个出海口才真正能发展呢?


林认定了广东:


哪个地区的经济能够真正带动贵州?翻开地图我们可以看到,珠江三角洲与贵州的直线距离只有700多公里,是长江三角洲与贵州直线距离的一半。


现在,我们设计的厦蓉高速公路贵州段和贵广快速铁路,从贵阳到广州全程都只有800多公里,也就是说开货柜车只需要8个小时,坐火车只需要三、四个小时。


这两条快速通道建成以后,贵州不只是与广州连在了一起,而是与整个珠三角地区连在了一起,包括深圳、香港、澳门,也包括东莞、佛山等,这些城市目前任何一个都比北海有更强的经济辐射能力如果把香港、澳门算进去,辐射带动能力就更强

 

最后,林再次强调:


要改变我省的落后面貌,防止被边缘化,就必须快修联接最靠近我省的发达地区大通道。


(贵州别走广西,走广东)


然而,贵州初来乍到的林同志,想把贵州的出海口从十多年的广西,变成新的广东,这事能做出吗?


毕竟,广西和广东的恩怨,很深哟。


虽然在文化上,两广渊源很深,但广东富,广西穷,广东时常嫌贫爱富,而广西力推北部湾战略又和广东珠三角是竞争关系,两广人前兄弟,人后撕逼。


如广西曾在两广边境修水电站,因为水电是输给广东用的,因之产生的广西移民补贴,广西就想让财大气粗的广东出钱,然而广东不肯出这笔钱。


广东内部也有划分,粤西长期得不到省府的重视,和广西临界的市县是广东最晚通高速的地界。


而广西又岂是好惹的?


西电东输起点的贵州,有着比广西更便宜的电力资源,贵州想向广东输送廉价电力,然而电网要过广西,被抢生意的广西肯定不给贵州电网借道啦,各种一拖再拖。


广东贵州找广西协调了多次都没用,广西省某领导甚至说了这么一句话:“(广东有钱)广东可以用飞机输送电力啊。”,最后还是广东和广西谈好了一笔补偿妥协,广东在电网借道上一次性给了广西巨款,贵州电才发到了广东。


这还是电力资源,电价上的事两广就闹得这样了,更大的利益两广岂不是要打起来?


是的,在更大的利益上,两广真的打了起来。


什么利益?


大西南物流!


大西南,包括云南,四川,重庆,从广西角度看,广西一直就想做西南地区的出海口,广西放弃和珠江三角洲的对接,就是想着北部湾战略能当西南地区的出海口,整合大西南资源,分夺珠三角的优势。




以广西的经济体量,北部湾出海口有什么前途?广西北部湾要想成,就要众人拾柴火焰高,要修建重庆到北部湾的物流大通道,从物流交通入手整合中国大西南。


然而,大西南不这样想,在四川重庆云南眼里,广西北部湾地处偏僻,近乎经济版图里的死角,如果从珠三角和北部湾选一个出海口,西南省份都希望从珠三角出海。因为珠三角有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珠海,等大城市,还有香港和澳门这样的国际化都市,这都不是广西南宁、北海那样的小城能够比拟的。


广东这方面,就更是希望获得大西南的资源了,因为珠三角长期和长三角对拼,珠三角和长三角相比 ,最大的短板就是经济腹地。


别看珠三角现在和长三角齐名,实际上,长三角的发展上限远远高于珠三角。


不是高于,是远远高于。


为什么?


你看经济腹地,长三角地处长江中下游平原,平原地形,江浙沪三省紧密相连,加上长江这一黄金水道直插中西部重庆,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经济辐射区,最低下线就是江浙沪三地,最高上限就是老大规划的长江经济带。


反观广东呢?


一打开地图,广东瓜友就扎心了,广东北部是山区,西部东部都是沿海丘陵,不比长三角无锡、宁波、常州、杭州等富亲戚,广东除了广深一片是发达地区,其他都是落后地区,都是要靠广东省内转移支付吃饭的穷亲戚,每年中央还要广东上交那么多钱,怪不得每年两会上,广东代表都为这事向中央讨说法。


更何况,经济腹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地区的发展上线,珠三角的经济腹地是三角冲击平原,和上海经济直接辐射江浙两省,间接辐射半个南中国比,广东自有的经济腹地,就那几座城市,小的甚是可怜,广东的珠江的确有水运交通,但又远远不如长江黄金水道。


唉,虽然现在珠三角还是和长三角齐名,北上广深超一线的说法,广东更独占2个,但在广东没有大的突破,珠三角的发展前景,是远远低于长三角的。


曾有广东朋友对于广州深圳追赶上海,甚至超过上海报以乐观态度,对此,岱岱问了一个扎心的问题:


为什么国家搞的是“长江经济带”,而不是“珠江经济带”?


想一想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上限,就知道了。


世人都以为齐名的珠三角和长三角,一个是小鱼儿,花无缺,是并肩而立的绝代双骄。


珠三角长三角,中国版绝代双骄


广东应该自知,上海也已了然,中央更是清楚珠三角其实是南慕容,长三角却是北乔峰。


长三角北乔峰,珠三角南慕容


经济腹地决定发展上限,也许有一天,远远甩开广东的上海,会像电视剧中乔峰对慕容复那样,说出这句话:


上海:与你齐名,简直是我乔峰天大的耻辱



届时,广东的表情,将如电视剧里那样:


乔峰!我顶你个肺


缺乏经济腹地支撑的发展上限,这就是广东的困局。


广东的破局在哪呢?


广东最好的破局,也是已经在做的工作,就是对症下药扩展自己的经济腹地,最好能打通大西南的物流格局,将贵州,广西,云南,重庆,四川的资源都收拢到珠三角出海口,以珠三角为龙头承接大西南。


凯撒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广东说:中部的归上海!大西南的归广东!


然而,广东的理想是36D,现实却是一对A。


我国高铁起源于本世纪初,这是2004年,铁道部与发改委共同制定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



看看国家早期作的规划中,广东和大西南可有半条高铁路线?



在原定的高铁网络中,国家只专注于东部地区的高铁路网,广东和大西南的连接完全空白,不仅贵州云南等西部省份与东部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就是广东也无法整合大西南资源,发展上限进一步被卡死。


反观广西这边。


不想寄广东篱下的广西,之所以提出北部湾战略,就是为了让西南各省的货物往北部湾运,就是要广西自己做龙头整合大西南,你觉得广西会给广东让道?


贵州的电网通道过广西去广东,少赚一些电费的广西都死活不肯,放言“广东有钱拿飞机运电啊”,在这核心利益上,广西怎么可能为广东放开大门?


所以,很显而易见的,虽然广东早早就找到发展的破局之计,但广西就是不想让大西南的人物流跑到广东那里去,希望搞自己为龙头的北部湾大开发,以湘桂线,黔桂线,和滇桂线,全部转向北海出海。因此对经过广西到珠三角的任何交通要道,均采取不合作态度,对广东软硬不吃。


如贵州到厦门的夏蓉高速公路,贵州境内早早就完工,然而广西境内至今还消极托工,贵州还打算增建黔桂二线,连接新建的柳肇(柳州——肇庆)铁路,这条线路可以利用传统的走向,花费不大就可以连接珠三角,时间约为6个小时。但是广西不干,还是拖拖拖拖,导致这条线路一直没有进展。


看到这里,瓜友对贵州、广东、广西各自的情况,都很清楚了。


林同志在贵州高声疾呼:贵州人啊,别跟广西混啦!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


广东在旁边做着美好的梦贵州跟我混,成都跟我混,云南跟我混,整个大西南都做我小弟!哈哈,好嗨森!



旁边的广西,看着干菜烈火的贵州广东,从嘴里吐出了这句话:







困难重重中林同志的破局


和广东合作,修贵广高铁,林同志一来就找到了解决贵州发展问题的破局点,虽然问题多多,但林说干就干。


首先的问题,就是贵广铁路没有获得国家批准。


2004年铁道部与发改委共同制定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并没有贵广线的规划,而且林同志到贵州时已经是06年,实在不凑巧,《十一五规划(2006-2010)》早已审定下发,他提出的贵广线更没可能被收入十一五规划。


铁道部、发改委、十一五都没有贵广线的规划,为此,林同志带着贵州干部一次次去北京跑部门,游说中央,并说服广东、广西一起上京游说。


贵广线对广东利益关切,对广西反而有害,广东被林同志说服了,广西没有,林就拉着广东同志一起去中央“shang访”了。


据说那段时间里,为了贵广线能得到国家审批,从贵州遵义拉去北京的茅台酒,不是按箱运,而是按火车皮运。


贵州下了血本,遵义市更是出了很大的力,只不过后面的结果让遵义懵逼了……


终于,经过贵州广东的多方游说,和最高一把手的“贵州情节”,国家考虑到贵州脱贫任务的艰巨,贵广线途径地区多是贵州贫困地区,此铁路对贵州完成2020年全面小康至为重要07年,贵州广东心心念念的贵广铁路终于获批。


这一下,整个西南地区仿佛平地起惊雷,各省舆论炸锅了,纷纷领导带队北京“shang访”,那时铁道部和发改委的门,西部地区官员是踏的最多的。


因为林同志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示范效应,04年的规划得到众多补充。


不想贵州吃独食的广西提出南广铁路的计划,据理力争,08年,南广铁路获批。


重庆那时更是不厚掌舵,眼看贵州吃螃蟹吃的津津有味,焉能不急?于是,不厚的重庆,先要求开兰渝铁路,打通重庆和西北的通道,然后,重庆在兰渝铁路和贵广铁路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以极大的魄力甩开了渝怀线,再次向北京要求修筑与贵阳相接的渝黔新线。


至此,重庆在不厚手里,构成了从兰州-重庆-贵阳南下出海最为快速的大通道,成为高铁时代仅次于贵州的大赢家。



所以,岱岱为什么在上篇文末说林同志,“几乎以一省之力反转了国家整个大局部署”,就是因为林同志的贵州,敢第一个为高铁去北京“shang访”。


正是林同志贵广线第一个吃螃蟹,打开了国家层面的缺口,让西部各省看到希望,纷纷眼红,并据理力争。


换言之,林同志掀起了西部各省向中央要政策要高铁的狂潮,当然,也引起了那些年高铁预算的严重超支。


(不仅多修了路线,而且西部地形不佳,高铁成本比东部更高)


说真的,重庆还得感谢林同志,感谢林同志的带球突破,因为以重庆不厚敏感的身份,他是不能能像林同志那样做。


毕竟,平民出身的林带头这样做,是被视为替贵州发声恳请国家恩典,重庆的他要带头这样做,就会被认为是自持身份,带头扰乱规律,目无中央。



正是得益于林的成功带球突破,重庆的他再去要政策要高铁,就显得合情合理多了,而且以他的资源,合情合理后能获得比林更多的政策高铁。


正如上面说的,受益于贵州第一个吃螃蟹,紧随其后的重庆,向国家一口气连要两条高铁(胃口真的大!),构成了从兰州-重庆-贵阳南下出海最为快速的大通道,成为高铁时代仅次于贵州的大赢家。


原来强如不厚,这辈子也有沾别人光的时候啊。



当然,最为关键的,还是当年的贵州老书记。


当年贵州的老书记,在明知十一五规划、高铁规划都已审定下发的情况下,在明知各项高铁建设都早有条不紊的进行的情况下,他还是特例特办的让贵州修贵广线,还是开了这道口子。


他肯定知道,这会引起西部省份的巨大反响,川渝滇桂林的就会出现无数个“林同志”来北京向中央要政策要高铁。国家不再给,西部官心怨,民心恨,国家再给,又将打乱原定的高铁建设规划,铁道部工作难度将大大加大,甚至可能有全盘的负面影响,而且国家财政也将承受一定压力。



“贵州这个特例,是开,还是不开呢?”



透过厚厚的眼睛,老书记看着桌上的文件,陷入了沉思。


也许,沉思的某一刻,老书记突然想起了贵州的山,想起了贵州的水,想起了贵州的那些人,那些事,想起了贵州的那些年


老书记嘴角微微一笑,朱批缓缓落下……






就这样,在老书记遒劲的书法里,飞出了一条承载着贵州人奋斗希望的高铁。


贵州人当然要感谢林同志,感谢他的高瞻远瞩,感谢他的为民请命。


贵州人也应该感谢下老书记,感谢老书记送给贵州这份礼物。


也感谢老书记的:








在北京到贵州的飞机上,满脸兴奋的林同志,抱着那份贵广获批的文件,那份将给贵州带来无限生机的文件,他兴奋地不停的搓着手,迫不及待地想大干一场。


然而,贵州的故事远未结束,高铁的获批只是开始,兴奋不已的林同志也许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一系列复杂到始料未及的矛盾困难。


这些始料未及的困难,最终将林同志脸上的笑容,一一抹去,将林同志岁月上的头发,渐渐染白。


也将林同志在贵州的名字,深深刻下……

未完

待续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55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再造贵州!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