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通吃岛:西方的“政治正确”可以夸张到什么地步?

假如有人说了这么一段话:

 

现在人们认为有肌肉的身材比肥胖更美,这是对胖子的歧视,剥夺了人们选择肥胖的权利。肥胖同样是一种健康而美丽的身体选择,健身、健美这些行为就是对肥胖身体的丑化。不能只让那些身材健美的人展示肌肉,我们应该鼓励胖子勇敢地变胖,主动地展示自己肥胖的身体,以此来打破这种歧视。

 

大家什么感受?

 

本岛主问了一下周围的人,普遍反应:这TM神经病/傻X吧。

 

然而,这其实是一篇学术论文,名叫"Who Are They to Judge?: Overcoming Anthropometry and a Framework for Fat Bodybuilding"(谁来评判他们?:克服人体测量学以及一个肥胖健身的框架),发表在肥胖研究杂志上(Fat Studies)。只不过用了一些专业术语和理论,比如“压迫性文化规范”(oppressive cultural norms)等。

 

 

那么,这篇文章的作者真的是神经病/傻叉吗?

 

不是的。他们其实是反装忠,是三个对学术界的“政治正确”现象反感已久的人。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本来指的是西方社会对边缘群体(如少数族裔、女性、跨性别者,甚至动物等)的尊重的各种文化现象。它发源于60年代左翼运动,主要由学术界推动,某种角度讲确实促进过西方社会的平等。但是近些年,政治正确越来越极端越来越荒谬,而对此反感、厌恶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三位就认为,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性别研究(gender studies)等领域的学术研究根本不是在追求真理,而仅仅是在关注社会不满,是在“伸冤”。这样的研究其实已经预设了结论的方向,而且这些结论越极端越好。

 

三人中只有一人是学术界内人士(最右,波特兰州立大学哲学系)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们酝酿了一个大新闻。

 

他们仅用10个月的时间,炮制了20篇荒谬的“伸冤”论文并且投稿。逻辑很明确:如果连期刊审稿人都无法分辨甚至认可这些学术恶作剧,那就说明这根本就不是恶作剧,而是该领域的荒谬现状。


每篇文章也有一个更加具体的目的。比如肥胖那篇,就是想证明,这个领域的研究是否会为了政治正确而接受那些荒谬且有害人类健康的观点。

 

结果比预想的还要劲爆。


截至2018年10月,20篇论文已经发表了7篇,其中就有那篇“肥胖健美”。另有7篇在审,只有6篇被退稿。

 

他们三人在10月2日的《华尔街日报》上曝光了恶作剧的全过程。文章提到,7篇论文,足够一个人文领域的学者拿到大多数学校的终身教职;如果不是意外中断,最终应该能发表10-12篇,但这些论文却并无价值。人文科学中的某些领域已经糟糕透顶,与其说是学术,不如说是诡辩。

 

比如,刚刚那篇《肥胖健美》得到了审稿人的一片溢美之词:


“肥胖的身体是合法建造的身体”

“绝对同意”

“我完全(wholeheartedly)同意他的观点”……

 

当然了,学术不能一致通过,一定要有不同声音。有一位审稿人就指出了文章的缺陷:

 

文章中使用的“最后边界”(final frontier)这个词有问题,“frontier”有殖民扩张和对土著人的种族灭绝的暗示,建议换一个术语。


这……明明是在讲肥胖,你为何会扯到土著人?

 

我们再欣赏下其他被发表的文章:

 

Going in Through the Back Door: Challenging Straight Male Homohysteria and Transphobia through Receptive Penetrative Sex Toy Use

从后门进入:通过sex玩具的使用挑战直男的恐同症和变性恐惧症


大意是说,男性很少使用某种玩具(Dildos,什么意思自己查),背后的原因是“恐同症”“变性恐惧症”,进而推导出对男权的批判,并鼓励直男们多用玩具玩 anal eroticism(查字典),解放自己。

 

 


最受认可的一篇是“狗公园”:Human Reactions to Rape Culture and Queer Performativity in Urban Dog Parks in Portland, Oregon

(俄勒冈州波特兰城市狗公园中人类对rape文化和同性恋行为的反应)

 

这篇文章中,作者虚构了自己在公园中的观察。观察现象是狗之间的rape(强 X)行为,包括同性rape和异性rape,以及,狗主人对这些rape的反应,以及狗主人的性别和反应的关系,等等。

 

得出的结论大概是,母狗是一个受压迫的阶级,因为据观察,公狗rape公狗或者攻击人类的时候更有可能受到狗主人的惩罚,而公狗rape母狗时受的惩罚要小得多。而后,作者用女权主义地理学、黑人女权主义、社会结构压迫、符号互动主义等等理论分析,狗的rape文化和人类社会的rape文化是类似的而且是有联系的,最后批判了男性霸权主义。


额,图文无关

 

这篇文章被发表到了女性主义地理学的顶刊“Gender, Place & Culture”。而且,评审员异常喜欢它,打算把它入选杂志创刊25周年纪念的12篇文章中。也是因为这篇优秀的文章,有媒体要采访作者,导致他们三人提前结束了计划,曝光这个学术恶作剧。

 

当然了,对这篇文章也有批判的声音,大意是说。。。这个观察活动侵犯了狗的权利。

 

 

对这次学术丑闻的介绍大概至此,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看作者本人撰文的介绍:

https://areomagazine.com/2018/10/02/academic-grievance-studies-and-the-corruption-of-scholarship/

 

 

其实本岛主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感觉非常有共鸣,因为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刚到海外留学的时候,我被那里的“政治正确”吓了一跳。

 

一门写作课上,有一次我文章的分数有点低,但是却没有多少语法错误。只是有个词被老师重重地圈了起来——workingmen。因为workers, labors用得太多了,所以想换个词,当时正好在听Bob Dylan的Workingman’s Blues,所以顺手写上了。

 

我去问老师,是不是这个词不能用作书面语?

 

那是一位和蔼而又认真负责的,约么三十大几岁的女老师,同时似乎还是一位素食主义者、不婚主义者。

 

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很凝重地跟我说,不是这个问题。你的问题是,工人不仅仅有男性,所以workingmen这个词用在这里是性别歧视。

 

我没想到被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赶忙道歉。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那我以后还能用“policemen”吗?

 

老师说,当你确定你描述的群体全部是男性的时候,可以。否则的话,要用police officers。

 

那么,“chairman”呢?

 

请用chair person。

 

我又想到一个:那“mankind”呢?

 

老师说:请用human或者humanbeing。

 

我一想,这还不对啊:human里面也有一个man啊,这好像也是歧视吧?

 

老师沉默了一下: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很可惜,我们现在没有发明出来更好的语言,所以只能暂时这么用。

 

我只感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吃惊。

 

不过,作为一个长期接受辩证唯物主义教育,长期学习毛教员著作的人,很快就看破了这套幼稚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游戏规则。

 

他们的规则其实很简单:


简单来说,这样的学术研究目的只有两个:

 

1. 证明政治正确是正确的

2. 把政治正确不断细化

 

所谓政治正确,就是“你弱你有理”,就是社会弱势群体无时无刻都在受到一切东西的压迫和歧视,而社会主流群体(如30-60岁白人男性),无时无刻都在用一切东西施加压迫和歧视。

 

想得高分就去证明某个弱势群体受到压迫,想得更高的分,就要找一个清奇的、惊世骇俗的、匪夷所思的、不可思议的、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联想到歧视和压迫的点作为切入点,证明,这是歧视和压迫。

 

在这套体系里,我逐渐如鱼得水。


最辉煌的一次,用塔尔德的内隐理论(implicit theory)和情感流行病理论(affective epidemics)分析了特朗普的Instagram,证明了他的每一条社交媒体都是ZZ洗脑,并且批判了白人男性霸权。


这篇文章从读文献到构思到完成只用了2天,最后得到一个非常夸张的高分。老师激动地和我说,以前从来没有给学生打过这么高的分,这篇文章太好了太难以置信了。

 

我嘴上不断说着感谢,内心一声长叹——

 

你们呐,naive!

(请大家脑补动图) 


但是不久以后还是发现,原来自己也too young。

 

有一篇文章涉及到澳大利亚土著。老师读了我的研究计划以后发一封邮件给我,千叮咛万嘱咐。


首先是,语言中也包含了权力和压迫,一定要注意用词,不能有歧视。关于这个,专门有一个有关土著人的文献写作的术语指导手册,下载链接在这里。然后是,引用文献的时候,尽量要引用土著人写的,只有自己才了解自己,很多白人男性做出的著名的研究事实上很差劲。并且给我推荐了一些土著学者。

 

我以为和之前的政治正确规则差不多,直到翻开那个手册。


给大家摘录一点: 


在提到土著人的时候,不能用 “the”, “they”, ”them”, “their”, “those”作代词,在用”I””We”表示自己的时候也要慎重。因为“他们”“那些”这类词暗示了把土著人当做被研究的客体,不尊重土著人

 

What??!!

 

不能用”traditional””modern”这些词汇,因为这暗示土著人是落后的。

 

What??!!

 

用”rural””remote” 这些词的时候也要非常谨慎,确保它们仅仅表示地理位置,而不能和土著产生任何联系。

 

What??!!


同样,“tribe””clan”(部落、氏族)这些词也不能用。因为这暗示了社会组织是从低级到高级进化的,而且西方现在是高级的。这是西方的视角,是西方中心主义,是歧视土著人。

 


我服了,我真的是服了。

 

玩不过你们,甘拜下风。

 

齐泽克说得好,这种所谓的尊重和宽容是极端虚伪的。这不是尊重,而是美国中产阶级社区早上的打招呼方式——微笑挥手说着“早上好”,但背后其实是一种空洞的和颜悦色,是在说“保持距离、互不干涉”。

 

更多对“政治正确”的严肃分析这里就不进行了,通吃岛毕竟不是个学术号。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搜搜齐泽克和Todd Gittlin的相关文章。

 

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环境了。第一因为有脑子,知道这种研究纯粹是在瞎扯淡。第二,本岛主还算有点底线。以上写的特朗普的、土著的这些文章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大多数论文我都会尽量避开与政治正确有关的选题以避免说胡话。

 

现在看来,真的避无可避,政治正确常常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任何研究领域中,让人猝不及防。那篇有关土著的文章,我写的时候就战战兢兢对着手册看,写完以后又对着手册检查。好多次都想把电脑一推,“老子不干了!”可实在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换题目。

 

这样避来避去真的很累。

 

好了,这篇就到这里吧。以后要发的西方毛主义的文章里大家还会看到齐泽克的。

 

最后再告诉中国吃货们一个好消息,赶紧去美国,这样就可以敞开了吃。因为美国将要消灭肥胖,以后美国没有胖子,只有”horizontally challenged”(水平方向上受到挑战)。

 

听说今年就业非常困难,那我也推荐没有找到理想工作的同学去美国。因为在美国不需要就业,那里已经消灭了穷人,以后大家顶多是“financially challenged”。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57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通吃岛:西方的“政治正确”可以夸张到什么地步?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