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来自莆田系

成为“完美的人类”,一直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如果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可以免疫各种疾病,杜绝各种生理缺陷,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是“超人”。


谁都希望,将来自己的宝宝可以健康成长,可以健康长寿,可以避免疾病的伤害,所以,生物科学提出了解决方法,就是基因编辑,修改DNA,让孩子在胚胎阶段就改变自己人生的历程,可谓一劳永逸。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里面都是这么讲的。


现在,中国医学界和生物科学界弄了个大新闻,南方科技大学的的科学家贺建奎在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媒体呢,听风就是雨,把这个事情吹成了了不起的科研成果。


事实上,这次基因手术的重点就是修改CCR5 基因,而CCR5 基因是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如果对这段基因进行认为的修改,使之产生突变,那么确实可以让婴儿从此避免感染HIV病毒。但这绝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新科研成果和技术手段。早在2015年4月,我国中山大学的黄军就教授团队就已经在人类胚胎身上进行了CRISPR/Cas9的基因操作,但是人家的胚胎到了14天就销毁了,这才是科学家的原则和底线。


然后,我们再来看这次基因编辑的意义:通过对CCR5 基因的编辑,也就是用CRISPR/Cas9操作工具,删掉其中32个碱基,使其变成CCR5Δ32。这个CCR5Δ32,确实可以免疫HIV,阻断病毒和细胞的结合,但没有人告诉你,HIV也分两种亚型——R5和XR4,基因编辑CCR5,只能免疫R5型,却对XRS没有抵抗力。




虽然孩子的父亲是AIDS携带者,但如今的母婴阻断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他们本就可以100%生下健康的宝宝,根本不需要基因编辑。所以说,这个项目,就是始作俑者为了自己的名利,不负责任地编辑了两个孩子的基因,而且,对CCR5的编辑,虽然可以免疫HIV,但有可能引发其他缺陷和疾病,这个修改出来的CCR5Δ32,就和多发性硬化,子宫颈癌,精神分裂症有着相关性。你就算免疫了艾滋病,却有很大的可能,让孩子在以后患上其他疾病的概率增加了,这得不偿失。


这个技术还存在严重的“脱靶”问题,每一次基因编辑,都不一定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脱离了靶点,也就可以切除了其他的关键基因,这有可能引发其他的基因突变。也就是说这两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得像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接受不断地观察和检测,这可以说——是毁了两个孩子的人生。


 更重要的是——这个事情违法了,违反了2003年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也叫”14天原则!“,贺建奎不但把基因修改过的胚胎保留超过了14天,并且还让孩子生下来了。



贺建奎虽然是这个项目的牵头者,但这个项目和南方科技大学却没有关系,大家可以看到,这个项目的伦理审查部分是由“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委员会”,医院负责人黄华峰在上面签了字。这个美妇儿科医院,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贺建奎的这个科研成果,借助莆田系医疗机构之手,完美避开了学术机构和审查程序,不但做了人类基因编辑,还打破了14天原则,让孩子生了出来,还是一对双胞胎。我们可以想象,是不是以后任何一家民营医院,任何一家莆田系医院,都可以无视监管,无视审查,自己成立一个”医学伦理委员会“,自己批准自己,然后堂而皇之搞人类基因试验?


那么以后的中国,会不会成为还不成熟的基因技术的试验田?那可就太魔幻了。


最无耻的是——这个贺建奎,在去年2月份的时候,还在医学网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称《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他自己从脱靶、胚胎发育、多代性等几个方面,论证了基因编辑的安全性还不可靠,他原文写道:“我认为,以上问题是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的重要安全问题。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前脚刚刚说“目前胚胎基因编辑是不负责任的”,后脚就自己干了起来,你见过这样的厚颜无耻之徒吗?他真是想出名想疯了!


刘慈欣有一本科幻小说,叫做《天使时代》,讲的就是基因编辑,通过基因编辑技术,科学家可以创造出不怕饥饿、聪慧、完美、甚至会飞的“新人类”,就如天使一般。这很令人遐想,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免疫了疾病,可以让人类在各个方面得到强化,可以变得更聪明、敏捷、强壮,甚至可以战胜衰老和死亡,这不就是美国漫画中的“变种人”了吗?


1997年,有一部科幻电影,叫做《千钧一发》,也叫做《变种异煞》,讲述的是一个新的时代,人类开始流行基因编辑,修改DNA,在胚胎阶段就杜绝了各种疾病,新生的婴儿一辈子也不会得白血病、心脏病.、乃至于艾滋病。每一个人都健康、强壮、美丽、长寿,就像奥林匹亚山上的男神女神一样光彩照人。在那个时代,自然出生的人类反而成了异端,成了“有缺陷的、丑陋”的“非变种人,他们反而保守歧视。自然人甚至因此找不到工作,被社会孤立,只能悲惨地渡过短暂地一生。


基因编辑技术,不只是一个科学问题,还是一个社会伦理问题,牵涉到方方面面,如果真有那么简单,这种成熟的技术,为什么各国科学家都不去做呢?斯坦福大学曾经搞过一个“人羊结合”的胚胎,也只发育到28天就被销毁了,这是个底线的问题。



我最担心的,不是贺建奎搞的这个事情,而是他搞出这个事情之后,会抹黑中国整个生物科学界,会搞臭中国的基因工程,而那些浑水摸鱼的“民科”和别有用心的反智运动家们,会借题发挥,乘势而起,阻碍正常的科学研究和基因工程的发展。


其实人类追求健康、长寿,追求完美,并没有错,但在技术没有成熟的时候,在医学伦理不允许的时候,不能拿一个人的一生去做实验,科学家要有良知,科学研究,也要有底线,特别是生命科学,因为你编辑的不是什么代码,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58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来自莆田系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